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毕节人 >> 最难忘的第二故乡——记民革中央社会服务部社会处调研员井建军
最难忘的第二故乡
——记民革中央社会服务部社会处调研员井建军
作者:文|本刊记者 程 红  发布日期:2018-1-26 阅读次数:
倾心倾力帮扶纳雍的井建军(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6年1月中旬,民革中央社会服务部社会处调研员井建军来到纳雍县挂任副县长。根据组织安排,井建军在纳雍的挂职时间是一年。一年挂职时间结束后,她牵挂着纳雍人民,想多为纳雍人民做些事情,于是申请再挂职一年。
  如今,她在纳雍县挂职从事扶贫工作已满两年。“这片土地留下了我的真情和心血,这里到处都有我难以忘怀的牵挂和不舍。为了纳雍,我愿意付出我所能做的一切。纳雍永远是我最难忘的第二故乡!”井建军深情地说。
  “纳雍这个家我认定了”
  纳雍不脱贫,民革不脱钩;纳雍脱了贫,民革不断线!这是民革中央对纳雍人民许下的诺言。纳雍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是民革举全党之力对口帮扶的定点贫困县。
  从毕节试验区建立起,井建军就从民革中央领导的多次赴纳之行中了解到纳雍县的偏远和贫瘠。井建军回忆说,2003年,她初次随民革中央机关考察团经过一路的颠簸来到了纳雍县,行程中看到的只有一座座大山、一间间草房,连砖瓦房都是极少有的。当她来到民革中央定点帮扶村—纳雍县阳长镇核桃寨村,看到百姓穿着雨鞋、拄着树杖从坡上走下来,肩头的背篓里只装了一些洋芋时,内心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当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国发出针对全国深度贫困地区加大扶贫力度、打赢脱贫攻坚战和2020年全国同步进入小康社会的号召后,民革更是加大了对纳雍县的帮扶力度。2016年,挂职帮扶贫困县的机会来了,井建军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想真正融入到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战中,同时也亲自感受一下20多年来在民革的帮扶下,她眼中当年的那个纳雍县现在是什么样子。
  怀着疑问的心情,井建军踏上了挂职的征程。来到纳雍县,她看到高速公路通了、大桥架起来了,山坡上星星点缀的房屋充满了贵州民居的特色,坡面屋、小青瓦、穿枓枋、雕花窗……这里已经不再是她当年看到的纳雍县。然而,当汽车弯绕行驶到大山深处,井建军看到,还有农户住在四面透风的木房子里,田间地头只有玉米和洋芋。
  “当我们生活在21世纪现代化的大都市中,还有一部分生活在深度贫困地区的百姓等着我们去帮助、去关心,就像是家里的兄弟姊妹,我的生活好了,还需要把他们带好。”井建军说。
  正是这种想法,井建军来到纳雍县挂职,更多的感觉是亲切而不是陌生,虽然生活环境和工作性质都变了,远离了首都,但是纳雍县的同事和民革中央机关领导的关心,加上农村那么多百姓淳朴炙热的感情,她被融化在纳雍这片热土上。“比起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一时的困难和不适应又算得了什么,只有一个信念,家好我才好,家和万事兴,纳雍这个家我认定了。”井建军坚定地说。
  “扶贫是咱家里的事”
  根据组织安排,井建军协助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纳雍县人口多、资源有限,要用有限的资源打赢脱贫攻坚硬仗,这正是脱贫攻坚中难啃的“硬骨头”。山区农村的土地边边角角,土壤不肥沃,怎样让山旮旯里祖祖辈辈弯腰劳动的农民获得最大收益?
  井建军认为,产业是最大的出路。她走村入户,围绕纳雍县农业产业的布局与田间地头的百姓深入交谈;出省对接,为纳雍县的农业产业积极推广和引进资源。就纳雍县脱贫几大主导产业中的养鸡而言,245个贫困村的贫困农户参与饲养,这是脱贫惠民的工程,但是养殖只是万里长征开始的第一步,国内鸡肉市场很大,养鸡也是遍地开花,纳雍县为农民选择土鸡养殖产业,考虑的就是土鸡能够吸引并征服消费者挑剔的目光。
  为让纳雍县土鸡顺利“出山”、百姓脱贫有盼,井建军开始寻求科技为纳雍县农业保驾护航,让科技支撑农业产业发展。中国农业大学养殖专家赵兴波教授的博士站、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山东烟台荣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都成为她眼中的目标。她五次造访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专为纳雍县寻找华大“基因”。
  “因为纳雍县是个农业县,所以我就迅速联系上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争取在理念上与他们达成共识,实现对我们农业上的支持。”井建军说,“我看中的是华大的农业科技,因为华大的农业科技可以转变为现实的生产力。我通过民革深圳市委主委黎军牵线搭桥,最终使纳雍与华大牵起了手。”
  纳雍县的金蟾大山是贵州省第二高峰,在山地运动风生水起的当下,这样一处无声的资源怎样才会出彩?井建军自从到过金蟾大山后,就开始了思考:威宁有草海,赫章有韭菜坪,纳雍同样也有秀美的自然风光和多彩的民族文化,可这绿水青山如何打造品牌,如何才能变成金山银山呢?如果抓不住机遇,纳雍县很有可能会与旅游失之交臂。
  为此,井建军呕心沥血,一次次在北京和毕节之间往返穿梭,多次拜访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登山协会的相关领导。后来,在纳雍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通过江苏苏州民革党员滕孔彬牵线搭桥,找到贵州旅游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汇报了纳雍的县情,畅谈了纳雍的准备,让纳雍金蟾大山的差异化山地旅游由梦想变为现实。
  2016年12月4日,中国登山精英赛在纳雍金蟾大山打响了发令枪……国家级大赛终于在纳雍落地。这是纳雍县首次举办国家级大型赛事,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20多家媒体争相报道,极大地提升了纳雍县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2016年11月11日,井建军带着纳雍的一批茶老板前往北京参加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举办的农产品推介会。因担心回家可能会把公事误了,她连北京的家都没先回。推介会结束后,她才匆忙回家看了一眼丈夫。
  两年来,井建军舍小家、顾大家,无怨无悔地为纳雍县的脱贫工作辛勤付出。年迈的父母生病,她没照顾;亲人去世,她没在场。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刻,她仍坚守在工作第一线。“纳雍是我的第二故乡,扶贫是咱家里的事,只要是为纳雍做事,我心甘情愿!”井建军说。
  “我都会记得家里的人”
  在定点帮扶纳雍工作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十分挂念贫困山区的教育工作及留守儿童的困境,提出了“情感扶贫”的新要求。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最好方式。井建军认为,作为民革多年帮扶的定点贫困县,教育扶持是民革永远的方向,贫困山区青少年的崛起需要民革组织的长期关注和支持。“路有千万条,但教育改变人生的路就在我们脚下,或许多年后,纳雍的人民会自豪地说:民革和我们是一家人。”井建军动情地说。
  纳雍县昆寨中学的建设浸透着井建军无数次的奔波,从学校选址、规划设计、资金争取、开工奠基,都伴随着她一步步艰难的脚印。“民革中央领导多次交待,要在纳雍投资,与纳雍共建一所寄宿制学校,让我抓好落实。我一次次协调请示,两头对接,最终促成此项目顺利落地。项目落实了,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井建军说。
  在民革中央机关支持和参与共建的昆寨中学改扩建项目和中山博爱基金会主办的“博爱牵手•情暖童心——中山博爱夏令营”开营活动具体实施过程中,井建军在组织的大力支持下,努力把过去单一的帮扶关系延伸成为民革中央机关与县域共同参与、共同实施的合作关系,使得昆寨中学改扩建项目和夏令营活动得以顺利开展。同时,民革中央机关也取得了突出的社会效益。这些创新的扶贫方式,开启了新的互惠互利的合作模式,成为扶贫工作中的新亮点。
  2017年9月4日7时30分,在贵阳市清镇市幽静的教育园区,贵阳传习中学新学期开学序幕悄悄拉开。在这所民办寄宿制学校七年级的新生里,多了24个来自深度贫困地区大山里的孩子,这24个孩子汇集到传习中学“仁爱班”,开始了他们为期六年的学习生活。
  “仁爱班”的开办,引起了民革贵州省委的高度关注。井建军得知这一消息后,在民革贵州省委的大力支持下,积极争取到4个名额。她马不停蹄地从苏州赶回纳雍,及时协助纳雍县教育局开展学生选拔工作。经过严格筛选后,9月10日,纳雍县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和家长将4名孩子送到“仁爱班”入学。
  如今,两年的挂职时光匆然而逝。说起挂职经历,井建军深有感触地说:“在纳雍县挂职是我人生的一段重要经历,对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纳雍县这片广袤的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的百万人民,教会了我许多——土地的贫瘠,让我更加懂得付出;农民的善良,让我更加懂得感恩。”井建军动情地说,“我没有辜负组织的期望,纳雍家里的事还没有做完,无论在哪里,我都会惦记着那山那水那片田,我都会记得家里的人,他们还好吗?”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