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范敬章明大义投身革命
范敬章明大义投身革命
作者:文|赵秀梅  发布日期:2018-3-1 阅读次数:
1992年毕节县(今七星关区)民政局为范敬章烈士所立墓碑(资料图片)
  1905年8月的一天,在毕节头步桥一个贫苦农民的家里传来了一阵婴儿呱呱坠地的哭声,这个婴孩便是后来的中共毕节地下党早期武装领导人——范敬章。
  1923年,刚满18岁的范敬章毅然离开家乡,走进贵州军阀周西成的部队当了一名士兵。很快他因处世谦和、打仗勇敢而得到了周西成的赏识,周西成将他送到贵州讲武堂学习,又将他从士兵提拔为班长、排长、连长,直至特务营营长。官是越当越大了,但范敬章却越来越烦闷。旧军阀的反动统治、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强暴行径、国民党政府卖国求荣的投降嘴脸,就像一盆盆大火在炙烤着他,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常常彻夜难眠。
  1929年5月,贵州军阀在黄果树展开了争夺战,范敬章下定决心,准备实施酝酿已久的计划。他拉出了两三百人的队伍,喊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口号,彻底与军阀决裂,提出“上等之人差我钱,中等之人莫照闲,下等之人跟我走、一月给他半块钱”,一路打富济贫使队伍不断壮大,于1933年夏天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感慨万千之际,他题诗一首:“中原华夏古神州,炎黄世胄负屈辱;十年操戈恨未已,我心原为山河故。”诗的字里行间抒发出他的真情实感:为多年来替军阀的无谓征战而惋惜,也为终于摆脱军阀的束缚能为人民、为祖国的大好河山作一点有益的事而欣喜!然而毕节同样是军阀的势力争夺点,国民党地方政府仍是军阀势力的代理人!面对人民的艰难困苦和豪绅的强抢豪夺,他痛不欲生!仅凭几百人的队伍打富济贫,要想完全解救人民于水火,无疑是杯水车薪!范敬章不禁忧心如焚:中国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1934年的一天,范敬章的亲戚、居住在毕节县城的童年好友刘海楼不请而至,闲谈中讲到了林青、秦天真,讲了毕节地下党。他不禁精神为之一振,试探性地对刘海楼说:“要是能见上一面就好了!”刘海楼微微一笑:“我来试试看!”过了几天,范敬章到他妹妹家,刘海楼带来两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他们就是毕节地下党支部书记林青和委员秦天真。一阵寒喧之后,林青、秦天真二人便向如饥似渴的范敬章讲马列主义、共产党的主张。范敬章的面前有了一盏明灯,照亮了他前面的道路。他果断地说:“我决心跟党走!我们三个人要坚决斗争下去,即使只有一个人,也要斗争下去。”,并恳求党组织安排任务。
  范敬章接受了党支部的领导和政治主张,并根据党支部的安排把队伍拉出在黔西、大定、毕节的农村等地开展游击斗争。在革命斗争中,范敬章越来越成熟,他向党支部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党支部经过认真培养考察,于1934年春天由秦天真介绍、林青监誓,发展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队伍也成为毕节地下党支部拥有的第一支革命武装。此后,根据党组织的指示,范敬章又将队伍转到何官屯、对坡、关家屯等地开展斗争,积极宣传党的主张,号召穷人报名参军,仅两个多月的时间,部队就发展到了500多人。
  1934年夏天,部队的活动引起了国民党毕节当局的敌视,派保安团周凯部前往追剿,双方对峙月余,给范敬章的部队带来了很多困难。为寻求立足之地、保存革命力量,范敬章利用和云南省镇雄县剿匪司令陇承尧沾亲带故的关系,打入陇部。后因奉命准备武装暴动而部下走漏消息,暴动未成,范敬章被捕入狱。在狱中,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他始终坚贞不屈。党组织知道范敬章被捕的消息后,作出营救决定。先派人作好接应,然后组织200多人,兵分三路进攻镇雄县城,打败了民团联防,调动了驻县城的正规部队。在猛烈的枪声中,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惊慌失措。经过鏖战,范敬章在我方进攻监狱时率众突围出来,用“金蝉脱壳”之计,分兵阻击敌人,如期到达建武小龙滩。
  范敬章带领部队返回毕节后,按原计划坚持在滇黔边境组织武装,开展游击斗争。不幸的是1935年7月在对坡筹集粮饷时,突然遭到周效培、吴维章带领的区、乡民团的袭击。因敌我力量悬殊,范敬章受伤后被捕,在押送到毕节县城后,被国民党毕节县长史南侯杀害于毕节小校场,年仅30岁。(作者单位:七星关区教育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