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铁流之中巾帼影——掠影红二、六军团女战士(下)
铁流之中巾帼影
——掠影红二、六军团女战士(下)
作者:文|李东升  发布日期:2018-11-22 阅读次数:
蹇先任(右)、蹇先佛两姐妹上世纪30年代的合影(资料图片)
  [上接2018年9月(上)]

  军中姊妹花——蹇先任和蹇先佛
  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亘古未有的伟大创举。在征途中,多少红军英烈倒下了,让人们难以想象的是,带着婴儿行军的女兵蹇先任和蹇先佛,胜利到达陕北,创造了长征中的奇迹。周恩来总理在看望她俩时,禁不住称赞她俩为“长征中的姊妹花”。这不仅是对姐妹俩容貌的赞美,更是对她俩伟大母性的赞美!
  
  美国记者斯诺夫人的感叹
  贺龙、萧克这两位驰骋沙场的红军将领,在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的笔下,是“一对生死朋友”,也是一对亲如手足的连襟。  
  然而,贺龙、萧克二人的夫人——蹇先任和蹇先佛的故事却鲜为人知。她们不曾因为与两位将军结合而夫贵妻荣。这一对默默无闻、不事张扬的红军姐妹,有关她们的生平经历,别说是一般读者,就连埃德加•斯诺的夫人海伦•福斯特•斯诺1937年在延安采访时,面对蹇氏姐妹的低调与内敛也是一无所获,不禁发出“为人所不解之谜”的感叹!  
  斯诺夫人在《续西行漫记》第三部分“中国革命的半边天”一节中,写到“贺龙、萧克的妻子”时,就特别加有一条注释:“贺龙的妻子和萧克的年轻妻子是姐妹,(两人)姿容艳秀,有大家风度。她们随红二方面军从湘鄂(川黔)苏区出发长征,途中几度出生入死,最近才到达延安,身体很虚弱。有人告诉我说,她们是干练的革命者,又有才识。我曾请她们谈谈各自的生平,但是她们都谢绝了,也不同意为她们摄影,在我的这部著作中,恐怕她们仍是为人所不解之谜。”
  蹇先任和蹇先佛曾在毕节城乡书写过众多红军标语,张贴出第一张《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布告》,在砂石牌坊处演唱过红军歌曲,组织起毕节妇女委员会,带领着广大妇女缝军衣、救治伤病员、分浮财救济穷人,四处演讲动员贫苦民众参加红军。当年她们的飒爽英姿曾为毕节大娘大爷们所熟悉,亲切地称她俩为“背小手枪的女红军”!
  
  马背上的恋曲
  谁都没想到,亭亭玉立的富家闺秀蹇先任,会走上一条艰难的信仰追求之路!
  1909年4月5日,蹇先任出生于湖南省慈利县一个富裕的家庭。她从小聪明伶俐,举止言谈很有教养,在中学读书时就挚诚地追求马列主义,并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后又在1927年国民党四处捕杀共产党人的腥风血雨中转为中共党员。
  1928年春节前后,蹇先任和在长沙兑泽中学读书的大弟蹇先为回乡过春节,他们按党组织的指示,参加了石门南乡的年关暴动,投身到打击国民党军警、打土豪杀劣绅的战斗之中。石门暴动的声势,很快就席卷到了慈利县境,驻防常德的国民党军队急忙开到石门进行残酷镇压。3月下旬,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团将石门中学、石门女校和第一完小包围,逮捕杀害了17名共产党员,制造了“石门惨案”。同时,国民党军队又在慈利县进行残暴的“清乡”,动不动就抓人杀人。在腥风血雨中,蹇先任、蹇先为不得不转移到杉木桥舅舅家暂且隐蔽,继续从事秘密斗争。
  姐弟二人在隐蔽斗争中分了手。蹇先为外出寻找队伍,参加了袁任远等人领导的暴动队,在太浮山一带打游击。这支队伍坚持了三个多月的英勇战斗后,在国民党的反复“清剿”中伤亡惨重,不得不化整为零,躲藏在深山老林里……蹇先任、蹇先为二人已失去联系。
  次年8月,贺龙、张一鸣等人率领的红四军主力由桑植出发,向大庸、慈利推进。8月25日,红军占领江垭,27日进驻杉木桥。就在这时,隐蔽在舅舅家中的蹇先任和大弟蹇先为不期而遇。
  原来,1928年8月,贺龙率领的队伍到达石门北乡时,蹇先为被编进了队伍。贺龙听说蹇先为是个中学生,参加过石门南乡暴动,对他特别喜欢,当下就将他留在中共湘鄂边前敌委员会当宣传员,跟在张一鸣(时任中共湘鄂边前敌委员会常务委员兼宣传负责人)的身边,负责刷写和张贴标语、布告。  
  张一鸣一到杉木桥,就打听和联络慈利县的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学生。当他得知蹇先任隐蔽在当地时,马上跟蹇先为一起,找到这个“女才子”。蹇先任从地方转到部队任文化教员。
  红四军为培养干部,组建了一支训练队,以军事、政治学习为主,同时识字学文化。开学典礼那天,气氛热烈隆重。蹇先任多年后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在开学典礼上,贺龙首先强调说:“蹇先生是我们湘西红四军第一名女兵,第一名女党员。她虽然学生出身,是刚进红四军队伍的新兵,但却是大革命时期党的人,有过三四年的对敌斗争经历,经受过严酷的考验和锻炼,是位有革命经验的女干部。我贺龙是南昌起义中参加共产党的,比蹇先生晚,我要向她学习!”此后,“蹇先生”便成了红四军指战员对她的称呼。  
  蹇先任知道,贺龙这番对自己的介绍,是饱含关心与尊重的。贺龙希望这些工农出身的干部,要尊重知识分子。真没想到行伍出身的贺龙,心思还这么细致。这一幕除使蹇先任心生感激之外,还留下了对贺龙的好感。
  过了不久,渴望学习文化的贺龙找到她说:“蹇教员,我要向你学文化。”蹇先任以为贺龙是开玩笑,贺龙却满脸认真地说:“你一定要收下我这个学生,而且要单独给我讲课。”
  蹇先任看到贺龙眼睛里充满认真和对知识的渴望,就满口答应下来。第一次授课时,她先让贺龙念了一段文字,了解到他仅认得五六百个字后,蹇先任便制订了一个学习计划,每天教贺龙认识和书写15个汉字,由于贺龙生性聪明,又十分用心,学习进步自然很快。
  不久,令蹇先任感到突然的事情发生了。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夜,蹇先任乘凉时,来了两个帮贺龙说媒的战友。他们期期艾艾地转达贺龙的意思:虽然结过婚,但从来不曾恋爱过。自从见到蹇先任,便不知不觉爱上了她,希望与她成为夫妻加战友。
  事情来得太突然,蹇先任毫无思想准备。她内心除了对贺龙的尊敬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她对来说媒的同志说:“我只是一般干部,而他是赫赫有名的南昌起义的总指挥,我们彼此之间距离太大,无法共同生活。再说他已经结过婚了,我是不会嫁给他的。”哪知过后贺龙不再请人转达,干脆自己向蹇先任求婚,但又被她婉拒。
  谁知贺龙痴心依然,居然在求爱上和打仗一样顽强,竟然在一次前敌委员会会前向蹇先任公开求婚,并恭请大家做蹇先任的思想工作。与会同志纷纷赞助,你一言我一语地展开劝说了,蹇先任抵挡不了众人的“攻势”,只好答应了下来。
  在前敌委员会同志们的促成下,1929年9月,20岁的蹇先任和患难与共、志趣相投的贺龙结为伴侣,在战斗中不断谱成了一曲马背上的婚恋之歌。多年后,蹇先任回忆说:“是革命战争把我跟贺龙牵到了一起,枪声就是我们婚礼的音乐伴奏。”
  
  颠沛流离的日子
  婚后,蹇先任调任红四军前敌委员会文书科科长。1930年夏天,贺龙率领红军主力离开湘西革命根据地,东征到了洪湖地区。蹇先任因怀有身孕,不便随军行动,被留在湘西从事地方工作,先后担任中共湘鄂边特委宣传科科长、桑植县委宣传部部长。
  这一时期,由于敌人对湘西的进占,蹇先任备受折腾。她挺着个大肚子,被迫在贺龙的亲戚家躲来躲去,没过一天平安的日子。为了找到一处能够安身而又比较可靠的生育之地,1930年8月,组织将她转移到了官地坪,暂且隐蔽下来,以待胎儿降生。
  官地坪地处慈利、石门、桑植、鹤峰四县边缘地带,境内山高林密。当地团防首领谷岸峭、向虞卿跟贺龙私交甚笃,与红军和平相处,互不侵扰。红军“不破官地坪”,也不在其防区打土豪。谷岸峭、向虞卿二人也秘密地为红军代购子弹、医药,掩护红军家属、伤员等。就在这四县之间的边缘之地,蹇先任熬过了妊娠期的艰难痛苦,平安生下了女儿红红。 
  由于叛徒出卖,慈利县团防局向官地坪发出通缉令:捉拿“悍匪”贺龙的老婆蹇先任!面对敌人的四处缉拿,蹇先任怀抱着吃奶的婴儿,秘密来到了桑植县境内。她一面哺乳孩子,一面跟随特委、县委机关坚持斗争。从此,开始了又一轮颠沛流离的困苦日子……   
  1932年夏天,蒋介石以十万重兵采取“步步为营”的攻势,对湘鄂西苏区发起第四次“围剿”。在反“围剿”斗争中,红军和地方游击武装损失惨重,中共湘鄂边特委和独立团被迫转移到了洪湖苏区,桑植县委机关也被打散,县委书记遭到杀害。蹇先任和特委、县委失去联系,只得把女儿放在背篓里,每日在深山老林里与敌人周旋。经历几番危难,终于死里逃生。不幸的是,不满两岁的女儿红红却在饥饿与疾病折磨中离去…… 
  悲痛中的蹇先任拖着疲弱的身体,化装成流离失所的难民,秘密潜回到慈利县城。她的父亲蹇承宴在县城北门外开设了一个作坊,煮酒熬糖,生意兴隆,日子倒也殷实富足。蹇承宴为人厚道,很讲义气,思想开明进步,倾向革命。他先后把先任、先为、先佛、先超四个儿女送到长沙等地读书,再将他们送进红军队伍,算得上为国为民的红色之家。
  蹇先任落难归来,整天秘密打探红军去向,茶饭不思。蹇承宴二话没说,想方设法给予支持和帮助。听说贺龙率部转战在洪湖苏区,就让内弟雇了一艘货船,以转运货物作掩护,将女儿藏在船内,乘船顺澧水而下,过洞庭湖,入荆江,直抵洪湖。谁知在此之前,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围剿”,红军损失很大,贺龙不得不率领红军主力退出洪湖苏区,转移到了鄂北大洪山……
  无奈之下,蹇先任又让舅舅掉转船头,顺着来路逆澧水而上,继续寻找红军。1933年,当蹇先任听说红军返回到了湘鄂边区,便又急忙追赶寻找。从慈利经大庸找到湖北鹤峰,经过几番打听,才得知红军又转战到黔东边界去了……
  一次又一次寻找,一次又一次扑空!但没有磨损蹇先任寻找队伍的决心,她出没深山,夜宿破庙,寒风刺骨,饥饿折磨,仍坚持四处寻找。终于在1934年11月,贺龙率部由黔东进入湘西境内时,蹇先任才在大庸找到了队伍,跟贺龙得以团聚。但高兴与悲哀同在!这时,蹇先任才得知,时任中共湘鄂边特委巡视员的弟弟蹇先为在浴血奋斗中为革命献出了年仅21岁的生命!
  
  蹇先佛与萧克结为伴侣
  1934年10月24日,贺龙率领红三军在贵州省印江县木黄镇与由湘赣苏区转战而来的红六军团会师。不久,红三军恢复了红二军团的番号。红二、六军团,这两支不同战略区域的红军劲旅,从此握成一个拳头,成为一支强大的战略突击力量。在贺龙、任弼时的统一指挥下,为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于10月28日发起湘西攻势,揭开了创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序幕。  
  红二、六军团攻势凌厉,相继占领永顺、桑植、大庸、桃源县城。1934年12月26日,贺龙率领主力占领慈利县城。当天,贺龙宴请岳丈蹇承宴一家,在一家小餐馆吃了顿便饭。当贺龙问起家中境况时,蹇承宴忍不住笑道:“先任、先为姐弟二人都参加了红军队伍,丢下老四、老五两个,在家也呆不住了……”言下之意,蹇先佛、蹇先超姐弟二人也想参加红军。
  在蹇先任的鼓动下,蹇先佛来到福音堂红二军团司令部驻地,贺龙一见蹇先佛找上门来,不由哈哈大笑道:“欢迎,欢迎,欢迎你参加红军!”蹇先佛不禁一怔,心中纳闷:“我还没有言语,他怎么如此痛快,就答应了呢?”贺龙给她倒了一缸茶水后接着说:“你姐姐是红军,你也应该参加红军。”贺龙对姨妹打开了话匣子,讲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有关政策以及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随后才说:“听说你在上学时就参加过抗日救亡运动,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雄心壮志,中国工农红军是抗日救国的,你想要抗日救国,就参加红军吧!”  
  蹇先佛就这样参加了红军。与此同时,个头矮小的小弟蹇先超哭着闹着要跟姐姐一起走,非要当红军不可,于是姐弟二人同时成为贺龙麾下的一名普通士兵。
  蹇先佛曾就读于长沙女子师范学校,写得一手好字,又会画画,留在红二军团政治部宣传队当宣传员。蹇先超年纪只有十四五岁,被分配到红军医院当看护员。
  在长征途中,蹇先任、蹇先佛和蹇先超很少见面。因为红军从桑植出发时,蹇先佛已调到红六军团政治部,蹇先超调到卫生队,相互很难打听到消息。后来,蹇先超在过雪山时牺牲,两个姐姐知道后,不由悲痛万分,只得对着巍巍雪山洒下思念的泪水……
  担任宣传员的蹇先佛,工作紧张繁忙。每到一地,如无战斗任务,同志们可以饮饮热水、泡泡疲乏的双脚,而她则要马上投入战斗,书写、张贴一条条标语,让新占领地区的群众了解共产党、了解红军。在同志们张贴标语的时候,她又提着墨汁,在房屋的板壁上挥动斗笔,写下巨幅标语。在赫章县野马川镇原刘氏庄院的墙上,前些年还清晰可见一条颜柳风格、端庄厚重的标语“穷人要翻身,扛起枪杆当红军!”,这多年来让人肃然起敬的标语,就是蹇先佛留下的手迹。
  跟随红二、六军团行军至昆明的英国传教士勃沙特在《神灵之手》一书中曾这样描写蹇先佛:“她沉默寡言,别人常常因为她不说话而开玩笑。但她很勤奋,每天行军间隙,都刻蜡版,同一个大约九岁的男孩儿,把成百张的蜡纸用油墨滚子一张张印出来,然后装订成书。繁忙时,他们一天要印几千份。”
  革命者的爱情没有矫情。蹇先佛靓丽的脸庞、矫健的身姿、刚劲端庄的大字,不时闯进萧克的眼帘。当得知蹇先佛来自长沙女子师范学校,他对这位学妹不由多了些关注。
  一天,在卧塔根据地开完军委分会出来,看到蹇先佛站在板凳上正在书写大幅标语,萧克不由得驻足观看。贺龙连喊了他几声,竟然没有反应。贺龙走近他身旁,看清了萧克那富有深意的眼神,贺龙笑了,他猜到这位25岁的战友心中的秘密。
  因是蹇先佛的姐夫,不便出面挑明这秘密,但他把这秘密告诉了任弼时夫妇。其后由贺龙和任弼时、陈琮英夫妇穿针引线,蹇先佛与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终于在艰苦创建湘鄂川黔根据地的硝烟中,绽放出火热的爱情之花,他们以隆隆的枪炮声为礼炮,结成了终身伴侣。
    
  草地上的“生死关”
  在长征途中,所有女红军不但要与男红军共同浴血奋战、血洒疆场、忍饥抗寒,而且要两翻雪山、三过草地,除不顾个人安危抢救伤员外,婚后的女红军还要以柔弱中蕴含的刚强哺育着革命的后代,在绝境中唱出了人类历史上最壮美的母亲之歌!
  渡过金沙江不久,耸立在红二、六军团面前的是白雪皑皑的中甸雪山。雪山海拔5600多米,上山50余公里,下山20余公里。山势陡峭险峻,积雪一二尺厚,异常寒冷。山顶空气稀薄缺氧,呼吸困难,属于生命禁区,历来无人翻越。
  在雪山脚下,蹇先任停了下来,翻出了两件小毛衣,准备给女儿贺捷生穿上。这两件小毛衣,还与红色苏区的毕节民众对红军的拥戴有关。
  红六军团曾在贵州境内扣留下几名西方传教士,其中有位年近40岁的瑞士籍英国人,名叫勃沙特,这位传教士有着十分精巧的编织手艺。一路上给红军战士编织过不少鞋子、帽子、围巾、手套等,引起红军指战员的格外好感。
  趁在毕节建设苏区的机会,蹇先任让人去开明富商刘熙乙的“景泰昌”商店购买毛线,想给女儿织毛衣,但商店一时缺货。刘熙乙听说是要为小红军织毛衣,赶紧在仓库里翻出了两捆毛线,还准备了两根不锈钢钩针,让店员送到了百花山。蹇先任把毛线交给了勃沙特,勃沙特量了一下贺捷生的身子尺寸,赶紧编织起毛衣来。刚好,在撤退出毕节县城时,两件小毛衣已编织完成,正好赶上在转战乌蒙山时给贺捷生御寒。这时,毛衣又要在翻越雪山中发挥作用了。
  穿上两件毛衣,蹇先任用背篓背着女儿,拉着一名伤员骑的骡子的尾巴,沿着先头部队踏出的一条雪路,忍受着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终于在4月30日翻过中甸雪山,到达藏族聚居的中甸。
  部队到达甘孜,蹇先任姐妹俩再次相逢。望着蹇先佛的肚子越来越大,再看她一天到晚还忙着写标语,给战士上识字课、教唱歌,蹇先任有些哭笑不得。这妹伢子呀,倔强得很哩,凡是男同志能做到的事,她总是不让须眉,简直不知道自己快要临产做母亲了啊!蹇先任心里一沉,知道妹妹还小,对即将在长征途中生孩子的困难和危险一无所知,快要生产了,别的不说,就连件婴儿的衣服都没有准备。强烈的呵护之情涌上心头,她决定留在妹妹身边,帮助她度过这道女人的“生死关”。
  果然不出蹇先任所料,过草地的第一天,蹇先佛的肚子便开始了阵痛,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脸上大汗淋漓,不时地发出一阵阵痛苦而压抑的呻吟。
  “先佛,咬紧牙,再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你可要挺住啊!”蹇先任面上显得镇定,内心却焦急无比。她知道自己的情绪直接影响着妹妹,即使自己心里再没有底,她也不能显露出来。
  举目望去,草地无边无际,一点可以遮蔽的东西都找不到,这可怎么办啊? 蹇先佛疼得坐不住马,只好从马背上下来,在蹇先任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到底是老天有眼,就在姐妹俩急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突然发现左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低矮而破败的土堡。这下有救了,蹇先任高兴得差点喊出声来,忙扶着蹇先佛移到土堡内。这时蹇先佛的羊水已经破了,蹇先任赶忙把马背上的垫子取下来铺在地上,让妹妹慢慢地躺下去。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身材魁梧、英俊潇洒的萧克策马赶来了。这位穷学生出身的红军将领能文善武,但在此时,他望着临产的爱妻,显得局促不安、一筹莫展。他只得握住妻子冰冷的手给些安慰。紧急的敌情让萧克不得不离开,把妻子留给了姐姐。蹇先任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但从来没有替别人接生的经验。在这时,她不得不充当妹妹的接生婆。她顾不得多想,大着胆子,开始为妹妹接生。
  一切都是陌生的,眼前是一片片殷红的血,耳边是妹妹痛苦的低吟,蹇先任觉得心跳得厉害,手也有些颤抖……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豆大的汗珠不时从脸上滚落下来,直到传来一声清脆的啼哭,蹇先任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由于孩子降生在一个破败的土堡里,她们给孩子取了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堡生。
  这天晚上,天色突变,风雨交加,姐妹俩虽然撑起了一顶小布帐篷,但还是浑身湿透了。总算熬到天亮,出发前蹇先任去土堡外边牵马时,却不见了马的踪影,她四处寻找,茫茫大地上,连个影子也没有。蹇先佛只好怀抱婴儿,坐在担架上行军。
  在草地里抬担架的同志们承担的是个苦差事,萧克和蹇先任怕抬担架的同志受不了,就拿出自己的口粮分给他们。当时留在红二方面军工作的李伯钊大姐也慷慨解囊,拿出了自己仅有的一点口粮给蹇先佛,而她自己却险些饿死在草地里。
  坐了两天担架后,蹇先佛就不肯再让同志们抬着自己艰难行走了。萧克好不容易为她又弄来一匹马,她开始骑马行军。
  草地上出生的萧堡生,长得虎头虎脑,像铁蛋一般结实。抗日战争爆发,为集中精力进行抗日救亡,萧克夫妇将萧堡生送回湖南老家。六岁时,萧堡生在日军飞机轰炸中不幸遇难。贺捷生是幸运的,她于1996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其后从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部长职位上离休。
  蹇先任和蹇先佛姐妹度过了烽火岁月后,投入了新中国的建设。非常有趣的是,两人在党的十二大上同时当选为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蹇先任1978年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秘书长,1985年12月离休。2004年7月25日15时,她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蹇先佛1979年4月任国家电力工业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离休后的蹇先佛现已102岁,是全国唯一健在的女红军。(作者系毕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