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红军播下的火种——大定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
红军播下的火种——大定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
作者:文|史宏拯  发布日期:2018/12/20 阅读次数:
1936年2月王震(前排左一)与大定(今大方)苗族同胞合影(资料图片)
1936年2月20日,在将军山战役中受伤的47名红军战士转移到八堡新开苗寨养伤,伤愈后归队。图为红军伤员疗伤山洞遗址。(资料图片)
  上图是一幅珍贵的历史照片:照片前排左边第一个披着大衣、右手插在裤兜的高个子青年与一群包着头帕、上身着短衫、下身穿半长筒裤、腿缠绑带、脚穿布鞋的苗族青年合影。照片拍摄于1936年,那位身披大衣的青年就是红六军团政委王震将军;苗族青年是贵州省大定(今大方县)八堡六寨“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代表。紧挨王震将军的个子矮小的苗族青年叫李德洪,当时只有16岁。站在李德洪和王震将军后面的是李德洪的堂兄李义竹(李洪昌)。

  我们苗家怕哪样?
  李义竹1910年生于大定八堡六寨一个贫苦的苗族家庭,5岁就打着光脚板放牛割草,没进过一天学堂。
  1936年初,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和第六军团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的领导下长征进入贵州。2月2日渡过乌江上游的鸭池河,2月3日占领黔西县城。两个军团领导在黔西开会,决定在黔(西)、大(定)、毕(节)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展开。贺龙、萧克分别率红六师和红十七师开赴黔西县三重堰和打鼓新场迎敌;任弼时、关向应、王震率红五师、红十六师继续西进。2月6日,红五师先头部队占领大定城。2月7日,任弼时、关向应、王震等率两个军团部到达大定,在大定建立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同时组织当地民间武装力量,于2月12日成立了“大定抗日救国团”。
  红六军团政委王震十分重视民族工作,他布置红六军团政治部印发了宣传民族政策的标语口号,指出苗族、彝族等少数民族是受压迫、受剥削最深的民族;宣布红军是北上抗日、扶助少数民族解放的武装,共产党是少数民族解放的领导者;号召苗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打倒消极抗日的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分田地。
  为了发动和组织少数民族群众,王震抽调一些红军干部组成工作组,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宣传和发动少数民族群众。王震把红六军团政治部巡视团主任谢友才(后改名谢中光)找去,布置发动组织苗族群众的工作。王震对谢友才说:“苗族是受国民党反动派压迫最深的民族之一,你要深入下去了解他们、熟悉他们,和他们交朋友,把他们组织起来,一起跟共产党闹革命,跟红军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接受王震布置的任务后,谢友才带着宣传员小陈、小李,决定到离大定县城20余公里的八堡苗族聚居的六个寨子去做组织发动苗族群众的工作,因为他们不熟悉路途,决定找一个向导。但是,有的人不知道去八堡的路,有的人由于受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心存疑虑,谢友才和两个宣传员在大定街上转了几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正在左右为难之际,一个苗族青年挑着一担柴禾上街来卖,谢友才和两个宣传员迎上去问道:“老乡,你晓得去八堡的路吗?”这个苗族青年叫李义竹,他说:“我就是那里的人,哪个会不晓得哟?”“那太好了,请你带我们去!”谢友才高兴地说:“柴我们给你买了,另外再给你一块大洋!”李义竹说:“买我的柴就要得喽,哪个要你们的钱啰?”谢友才说:“老弟,你不怕吗?”李义竹说:“天当房,地当床,柴火当棉袄,野果当干粮。我们苗家人怕哪样?”“好!爽快!”谢友才伸出大拇指,买下柴禾后就随着李义竹往八堡方向疾步奔去。
  来到八堡上寨,这个寨子有十多户人家,全是苗族群众。看到李义竹带着几个红军战士来到寨子里,大家纷纷围拢过来,会讲汉话的苗族青年向红军战士问长问短,非常热情。原来,中央红军九军团在上一年的4月份来过这里,组织过苗族游击队,因此,这里的苗族同胞对红军有很深的感情。当晚,谢友才和两个宣传员就住在曾当过游击队员的苗族汉子李正芳家。李正芳向他们介绍了许多情况,谢友才也向李正芳讲了他们受王震将军的派遣来苗寨组织苗族武装和红军一起打土豪分田地的任务。李正芳把红军工作组来的目的和任务报告了上寨的苗族寨老王国民,得到了王国民的支持。第二天,王国民、李正芳派人请来了其他五个苗族寨子的寨老,其中有红九军团路过时组织的苗族游击队的队长李绍北。谢友才在王国民家与各寨寨老开会,宣传了党的民族政策,要求大家发动六寨的苗族同胞组织起来,打土豪闹翻身。各寨寨老非常拥护,表示将回去把各寨的苗族青年组织起来和红军一起打土豪分田地。谢友才立即派宣传员小陈连夜赶回毕节向王震政委报告。
  
  把我们当贵客,苗家就是红军的人
  2月9日,红二、六军团在毕节地下党组织的地方武装力量的策应下解放毕节。王震及红六军团部驻百花山福音堂,随即开展了各项革命活动。王震听了报告后,非常高兴,让小陈返回六寨动员苗族同胞派代表来毕节,他要亲自接见六寨的苗族代表。小陈返回六寨传达王震的指示后,苗族寨子沸腾起来了,纷纷奔走相告。李义竹说:“红军首长要我们派代表去毕节见面,红军看得起我们苗家人,我们苗家就是红军的人,一定要派代表去。”2月15日,六个寨子推选出9名代表,由谢友才带领到毕节去接受王震政委的接见。这9名代表是李正芳、李德洪、王义佳、李义竹、李义猫、李义舍、马文明、马义早、马小唧。当天黄昏时,9名苗族代表在谢友才的带领下来到毕节。王震听到苗族代表到了,立即把他们请到百花山福音堂驻地。当代表来到教堂内那座三层高的大楼前时,王震已从楼上下来,热情地欢迎苗族代表。他笑容满面地说:“苗族兄弟们,你们好!欢迎你们!”王震把代表们请到三楼的房间里。招呼大家坐下后,王震派通讯员去安排饭菜,并嘱咐通讯员,苗家人喜欢喝酒,要弄些酒来好好招待苗家代表。安排好后,王震就和代表们摆谈起来。他详细询问当地苗族群众的生活习俗和受官僚、土豪劣绅欺压的情况。王震说:“我们共产党是为穷苦老百姓谋幸福的,我们红军是为普天下受苦受难的老百姓谋求解放的队伍。现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们的国土,杀我们的人民,我们要坚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蒋介石出卖国家、欺压人民,我们要打倒他。”王震问代表们:“你们六寨苗家有没有土豪?”代表们回答:“没有,我们六寨苗家都是种庄稼的。”王震说:“听说你们苗家流传着这样几句民谣:‘野果蕨根当口粮,兽皮棕片当衣裳;月亮松脂当灯照,草鞋赤脚遍坡跑。’你们苗家很苦,你们的苦是受国民党官僚和土豪劣绅压迫剥削造成的。你们要团结起来,齐心合力地去斗争,推翻骑在穷人头上的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老财,才能过上好日子。”
  晚饭时间到了,炊事员送来了丰盛的饭菜,还提来了一壶酒。王震亲自招待苗族代表,给他们斟酒,劝他们吃菜。饭后,王震又为代表们安排住宿。
  第二天早上,王震把代表们请到教堂内的院子里开会,还有其他民族的5个代表也参加开会。王震向代表们讲述了共产党和红军的革命主张以及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号召各民族人民团结起来,同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作斗争。他指示六寨苗族组织起来,建立自己的武装,保卫家乡。李义竹朗声说道:“你们把我们苗家当贵客,苗家就是红军的人!”王震拍着李义竹的肩膀赞道:“兄弟豪爽,难得难得!我们一起照张相!”随即请来了照相馆的摄影师傅,王震说:“难得见面,大家照张相作个纪念吧!”照相地点就在教堂的砖墙前,参加照相的有王震和9名六寨苗族群众的代表,5名其他民族的代表也参加照相。当时谢友才也在场,王震邀谢友才参加,谢友才说:“王政委和代表们照就行了,我还有好多事要办呢。”他没有参加照相,很遗憾!王震站在第一排的排头。李德洪年纪最小,只有16岁,王震很喜欢这个小青年,就拉着李德洪和他站在一起,还把手搭在李德洪的肩上。李正芳站在李德洪的旁边,接着是马文明、马小唧。第二排是李义舍、李义竹……还有5位其他民族的代表。王义佳站在后排的石坎子上。照了相,王震又招呼代表吃午饭。饭后,王震专门把9位苗族代表和谢友才、小陈、小李召集在一起,将事前准备好的一面写有“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红旗授给了苗族代表,给他们每人发了一支枪、五发子弹,并交待说:“你们回去后,就尽快组织起来,成立苗族独立团。”王震宣布谢友才任苗族独立团的政委,还拿了几百块大洋交给谢友才和宣传员小陈、小李带上作活动经费,要他们和苗族代表一起返回六寨。临别时,王震与苗族代表一一握手,代表们依依不舍地与王震道别。王震把代表们送出福音堂的大门,向代表们频频挥手,目送着他们离去。
  
  晴天响惊雷,血染八堡街
  返回六寨后,代表们逢人便宣传:“红军王政委热情地招待我们苗家的代表,和我们照了相。”第二天,六个寨的寨老和骨干30多人聚集在上寨王国民家开会,代表们在会上讲述了去毕节受到王震政委接见的情况。谢友才宣布六寨“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正式成立,由李绍北任团长,李正芳任副团长,谢友才任政委,宣布各寨成立一个游击队,并决定于2月20日在八堡街上召开“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成立大会。会后,谢友才将带去的大洋分发给各寨的代表作活动经费。
  八堡六寨苗族的活动被大定县国民党政府获悉,他们密谋武力镇压。 2月20日早上,太阳刚出山,李绍北、李正芳和谢友才及两个红军宣传员带领独立团的青年们,打着红旗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离上寨三四公里的八堡街召开“八堡六寨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成立大会。当苗族独立团队伍走到八堡街口时,突然遭到以保长陈继常为首的、有100多条枪的民团袭击,事前无思想准备的苗族独立团仓促应战,但寡不敌众。持有十几支枪的苗族独立团的游击队员有的还不会打枪,会打枪的在慌乱中瞄不准,几发子弹稀里糊涂地就打光了,只好四处逃避。队伍被打散,李绍北带着谢友才、李德洪、李义竹等冲出重围,跑向八堡南面的山上。藏匿到晚上,谢友才与李绍北走散,独自一人摸黑赶回毕节。李正芳和红军宣传员小陈、小李落入敌人魔掌,李正芳寻机逃脱,两名红军战士被敌人杀害。
  第二天,李绍北派李德洪、杨易昌到毕节去向王震报告,请求红军到八堡来打陈继常,给牺牲的红军战士报仇,为苗家撑腰。王震对李德洪、杨易昌说:“谢政委回来已将情况向我报告了,这个仇一定要报。但当前形势很紧张,红军马上要转移撤出毕节,你们先回去,告诉大家不要怕,要团结一致对付反动派。我们红军一定会回来为你们报仇、打倒反动派和土豪劣绅,给你们分田分地,让苗家过上好日子。”李德洪、杨易昌在毕节住了两天,王震把与苗族代表在百花山福音堂合影的照片交给李德洪。李德洪、杨易昌回到六寨,向李绍北、李正芳汇报了王震的嘱咐,并将合影照片交给他们。照片在许多游击队员中传看,后由李正芳珍藏在房顶茅草中,因保管条件差,后来霉坏了。
  2月27日,根据中央实施战略转移的指令,红二、六军团离开了黔、大、毕,继续北上。
  
  留得青山在,盼望红军来
  八堡六寨的苗族人民按照王震政委的嘱咐,团结一致,坚决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红军离开了黔、大、毕后,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他们把红军组织起来的这支苗族武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派兵四处围剿,封锁山区和道路。李义竹的堂弟李德洪不幸被捕,后遭残酷杀害,尸首无踪。敌人到处搜捕李义竹,悬赏捉拿独立团成员。又扬言:谁与山上的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成员有来往和联系,格杀勿论。使得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成员与家人失去了联系,又不敢下山。当时正值寒冬腊月,他们没有粮食,只能刨山萝卜、山药蛋充饥。衣服单薄又不敢烧火烤,只能钻岩洞御寒,有的人身体开始浮肿,环境非常艰苦。而且敌人经常上山搜捕,李义竹曾几次在敌人追捕的枪口下逃脱。尽管如此艰难,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成员还是顽强地坚持下来,没有一人投敌叛变,没有辜负红军对苗族独立团的希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后来,为了不让敌人抓住或困死在山上,他们决定把武器埋藏起来,采取分散隐蔽的方式,改变居住地方,隐姓埋名、远离六寨,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追杀,待时机成熟再回来报仇,重振家园。
  李义竹拖着虚弱的身体,白天休息,晚上出发,经过几夜的翻山越岭,到了黔西县境,遇一位好心人收留住了几天,恢复体力后一路乞讨着往黔西县东南方向行走,最后来到黔西县铁石乡箐脚村,改名李洪昌定居下来。
  
  拨开乌云见青天,苗家迎来幸福年
  1949年11月25日,大定解放了,六寨苗家终于盼来了当年的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代表马文明带着张汉臣、马维驹、李平安、杨成国等人跋山涉水,专程赶到大定县城迎接解放军。他们曾打听过与他们苗家代表合影照相的王震将军,但由于他们不知道王震的名字,只记得是“王军长”和苗族代表照相,所以没有打听到。1958年,贵州大学一批历史系的学生,曾来到八堡调查红军的革命史迹,六寨苗族同胞给他们回忆了“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代表与红军首长照相的史实,他们还十分怀念“王军长”。调查的大学生们将调查的情况写成了调查报告。
  据一些资料记载,本文开头所提到的那张照片,是有关部门从美国记者斯诺那里征集到的。王震将军一直怀念照片上的苗族代表,曾多次委托贵州的同志寻找。1982年,王震将那张照片的复印件和当年任“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政委谢友才(已改名谢中光,任江苏省军区副司令员)的事迹发表在当年《星火燎原》杂志上题为《苗汉亲一家》的回忆文章,交给贵州省委办公厅,请帮助寻找照片上的苗族代表。这年年底,大方县志办的同志在省博物馆看到这张照片,回来找到六寨当年的游击队员马维驹(马维驹过去曾看到过这张照片),提供了可靠的线索。1983年初,贵州省委党史办给大方县委党史办布置了调查王震将军与苗族代表合影的专题史料。3月,大方县委党史办与县志办组成了联合调查组,深入到八堡六寨调查,查明了当时与王震同志照相的代表,还有王义佳、李义竹两人健在,李义竹在解放前夕已迁到黔西县铁石乡居住。他们赶到黔西,在黔西县委党史办的配合下,到铁石乡箐脚村找到了李洪昌……经过采访调查,终于查清了王震与苗族代表合影和组建“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史实。
  1983年6月下旬,周素园先生的女儿周平一应王震之邀去北京,大方县委党史办将“王震与六寨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调查报告及健在的两个苗族代表王义佳、李义竹回忆《我们与王震将军照相的经过》两份材料,请周平一代交王震同志。周平一和原贵州地下党的负责人、“贵州抗日救国军”参谋长邓止戈,在北京受到王震的接见,周平一将调查报告和两位苗族代表的回忆材料亲手交给王震。王震认真地看了报告,非常高兴,并讲了许多情况,委托邓止戈和周平一代他向六寨的苗族人民问好。
  1983年7月下旬,邓止戈(当时任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从四川来到黔西,黔西县政协派车到铁石乡把李洪昌接到县城与邓止戈同志会面,邓止戈转达了王震将军对当年“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怀念以及对六寨苗族人民的关心和问候。1984年3月,李洪昌被选为政协黔西县第二届委员会委员,1987年被选为政协黔西县第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1983年9月17日至18日,大方县委派副县长张士仪以及县委党史办、团县委、县妇联、县民委的负责人到八堡,召开了六寨苗族代表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代表有58人。会上,传达了王震委托邓止戈同志来大方看望王义佳和对六寨苗族人民的关怀和问候。会议开得热烈而隆重,代表们满怀激情,表示要搞好生产、建设好苗乡,实行计划生育,报答王震同志对六寨苗家的关怀。会议还向王震发去了致敬信。
  1984年7月18日,王震同志又委托谢中光同志从江苏南京来到黔西、大方看望了李洪昌、王义佳和六寨苗族人民。19日,大方县委派车去六寨将王义佳接到县城和谢中光同志见面。48年后,“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两位老战友重逢了,热泪盈眶、激情满怀,共同回顾了当年的斗争,谢中光向王义佳转达了王震对他的问候。20日上午11时,谢中光、王义佳在大方县委书记赵福亮的陪同下驱车来到了八堡上寨,100多名苗族群众身着节日盛装像当年迎接红军那样,吹着芦笙,跳着苗族舞蹈,热烈欢迎“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政委谢中光的到来。仍然在当年谢中光与独立团开会的王国民家的住房里,召开了欢迎会。谢中光转达了王震同志的问候,王义佳代表六寨苗族人民向谢中光敬献了一件苗家的衣服。谢中光穿上苗家衣服和在场苗族群众合了影。是年,王义佳被选为大方县政协委员。1986年4月中旬,谢中光再次来到黔西、大方、毕节,参加“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成立50周年纪念活动,又一次会见了李洪昌和王义佳,共叙了革命的情谊。同年8月26日,王义佳因病逝世,王震得知王义佳去世的消息,立即安排办公室人员给大方县委打来长途电话,表示哀悼,向王义佳的家属及六寨苗族人民表示慰问,并委托大方县委代他向王义佳送花圈。县政协主席张福民代表王震将花圈送到六寨,悼念了王义佳。1991年11月3日、1993年3月12日、1997年10月10日,邓止戈、王震、谢中光相继去世。1998年2月,大定“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的最后一位成员李洪昌在黔西县铁石乡因病逝世,享年88岁,黔西县政协派一名副主席和副秘书长兼文史委主任前往,送花圈并致词悼念。
  红军播下的革命火种——八堡六寨“苗族抗日救国独立团”永远铭刻在毕节人民的心里。(作者系黔西县政协退休干部)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