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红军精神在一个家庭的传承
红军精神在一个家庭的传承
作者:文|毕节试验区 李 霓  图|毕节试验区 陈再雄  发布日期:2019/3/28 阅读次数:
1951年尹焕成获得的奖状(资料图片)
尹贵先(左)和刘桂琴在商量培训事宜
  有一位毕节籍的老红军,参加过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曾为保卫毛主席、党中央英勇负伤;他曾作为三五九旅的一员,参加了著名的南泥湾开荒;建国后,作为三位老红军之一接管故宫,并且担任工作组组长。他就是尹焕成。
  上个世纪50年代,因为有关部门执行政策的偏差,尹焕成从故宫回到了原毕节地区毕节县长春堡区清丰乡,作为一名普通劳动者参与了家乡的建设;多年以后,他双目失明的小女儿在亲人们的帮助下,在清丰建起了贵州省第一家盲人技能培训学校,让他们一家离梦想——“同步小康的路上,不让残疾人和家乡掉队”更近……
  
  浴血奋战 赤胆忠心
  1936年2月,红二、六军团在黔(西)、大(定)、毕(节)地区创建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在毕节,红军迎来了史称的“黄金时期”:1万多名红军在毕节换上了新装,5000名毕节子弟参加了红军。尹焕成是今毕节市七星关区何官屯镇红丰村席厂坪子人,1912年出生。因家中房屋被烧,父亲带着他逃荒到今七星关区长春堡镇清丰社区,靠每天替人背煤到毕节城关出卖为生。1936年初的一天,尹焕成听到宣传说“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于是热血沸腾,扔掉背箩,来到百花山红二、六军团政治部驻地,毅然参加了红军,并跟随大部队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参加红军后,尹焕成一直从事警卫工作。在长征途中,贺龙、任弼时等首长教他识字,还手把手地教他写字,使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共产党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首长对战士是那样的关心和爱护,因此在警卫岗位上的他,随时准备着,为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奉献一切甚至生命。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尹焕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在红二方面军六军团警卫连、中央警卫教导一连、中央警卫师担任过班长、排长、连长等职。据史料记载:1947年,蒋介石把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同年3月13日,胡宗南集团14万余人分两路北进,企图3天占领延安。西北野战部队利用有利地形,实行积极防御,适时组织反击,并利用夜暗灵活出击,袭扰、迟滞国民党军的进攻。18日,胡宗南集团进至延安以南10公里的二十里铺、杨家畔一线;马步芳、马鸿逵集团进占盐池、庆阳等地;晋陕绥边区总部所属22军向横山发起攻击。此时延安各机关、学校已安全转移,群众已疏散完毕。当晚,中共中央主席兼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率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等撤离延安。西北野战部队经六昼夜激战,歼国民党军5000余人,完成了预定任务,也于19日上午主动撤出延安。此后,毛主席率精干的指挥机构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在延安保卫战中,由于胡宗南集团的数十架飞机轰炸,警卫师伤亡惨重,尹焕成身负重伤,但是确保了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的安全撤离,胡宗南集团得到的不过是一座空城。在尹焕成儿媳刘桂琴家里,记者看到了一张珍藏的奖状,这张奖状上写着:尹焕成同志在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光荣岗位上,忠心耿耿,积极努力,取得显著成绩,经一九五O年工作总结,被选为全师甲等模范,特发给奖状,以资鼓励。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警卫师。
  1941年春,由于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对陕甘宁边区及抗日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外面的物资无法运进,所以,延安开展了大生产运动。中共中央命令八路军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实行屯垦,生产自救。短短的三年,在王震旅长的带领下,荆棘遍野、荒无人烟的南泥湾变成了“处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而尹焕成所在的警卫连正好属于三五九旅。在大生产运动中,尹焕成不仅一天能开挖六七亩荒地,而且学会了喂鸡、纺纱、织布、编草鞋。三五九旅成为了大生产运动的模范。
  
  投身建设 培育家风
  新中国建立前夕,尹焕成所在的警卫连扩编为警卫师,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警卫师,跟随毛主席、党中央进驻北京。这时,尹焕成接到了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与另外2位老红军及28名抗日战争时期的干部一起接管全国最大的文物保护单位——故宫,而尹焕成是3位老红军的组长。据回忆,当时故宫最重要一道门的钥匙是由尹焕成保管,里面全是国宝级的文物,堪称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那时候,全国刚解放,不安定因素很多,尹焕成和战友们绷紧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与敌特分子及一切觊觎文物的人进行坚决的斗争,没有让故宫的任何一件文物从他们手中流失。
  在故宫工作期间,经组织介绍,尹焕成与北京姑娘李素珍喜结良缘。1957年至1958年,国家精简机构,下放干部,尹焕成夫妇带着大女儿尹贵平和仅8个月的儿子尹贵生回到了阔别20余年的故乡——毕节,他们本可以留在省城贵阳或县城毕节,由于心中充满了建设家乡的热望,尹焕成一家直接回到了原毕节县长春堡区的清丰乡。在清丰,他发扬当年在南泥湾开荒的精神,和村民们一起种菜、养鸡,干得不亦乐乎。他还抽空带领民兵进行队列、射击训练,应邀到毕节军分区、机关单位、学校和企业给干部、战士、学生、工人等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由于尹老德高望重,毕节县长春堡区粮管所甚至为老人专设了一个岗位——指导员,每月发给他几元的工资。
  就这样,尹焕成从一个京城的老红军、老干部变成了一个穷乡僻壤的普通农民,但是他没有半句怨言,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家乡的发展建设中。上个世纪80年代,在组织的关心下,他们一家才搬到毕节县城居住。
  从故宫回来后,在清丰,尹焕成一家住了20多年。这片土地,是尹老心灵上真正的故乡。但是,在清丰,尹老心灵上也留下了永远的伤痛:1967年出生在清丰的尹贵先是尹焕成老人的小女儿,在3岁那年,尹贵先发高烧,由于在乡下医疗条件差,未得到及时医治,以致双目失明。孩子的不幸成了尹老的心头之痛,在民兵训练之余,只要听到哪家医院可能治好女儿的眼睛,他就背着女儿去。一次次带着希望而去,一次次充满沮丧而归。由于双目失明,尹贵先无法上学,只能在家里帮忙干点家务活。
  搬到毕节县干休所居住后,尹老最小的儿子、尹贵先的弟弟尹贵元被安排到县酒厂工作。工厂实行“三班倒”工作制,当尹贵元上夜班时,尹老是那样的担忧,一直在阳台上站着,谁也劝不了他去睡觉,直到尹贵元回家,他才放心去睡。家人都很心疼,便劝他向组织上反映一下,要求给尹贵元调个单位。可是尹老斩钉截铁地说:“现在比我们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条件已经好得太多,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绝不能给组织增加麻烦。”
  
  红军精神 代代传承
  1982年,15岁的尹贵先被毕节县残联组织外出参加运动会,听说了在省城贵阳市有盲校,回到家里,她告诉父亲想去上学,但经了解,这所学校只招收有贵阳户口的学生。这时,在金沙县公安局工作的女青年刘桂琴因为与尹老的儿子尹贵生确定了恋爱关系,而走进了这个红色家庭。当了解到公公曾为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受过伤,又是新中国接管故宫的三个红军之一,而且是工作组组长,她更为妹妹尹贵先的遭遇而惋惜。刚好要到贵阳出差,她就到毕节县民政局开了介绍信,对尹老的情况作了介绍。拿着介绍信,刘桂琴到贵阳盲聋哑学校联系,经过反复沟通,校方终于破例收下尹贵先,让她到学校插班。虽然已经15岁,但知识的阳光照亮了她的心灵,通过阅读盲文,她的眼前打开了一片新天地。经过6年的基础教育之后,尹贵先升入职业高中继续学习。在贵阳市盲聋哑学校一学就是9年。
  即使生活中遭遇不幸,尹老也从未抱怨过组织,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老人情绪中流露出了离开组织和战友的孤寂。为了让革命一生的老人不留遗憾,1990年的一天,刘桂琴带着仅仅几岁的女儿与丈夫尹贵生一起陪着公公来到北京,走进阔别几十年的故宫。故宫方面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全家。当年尹老培养入党的11个同志如今已担任了故宫博物院的正、副院长,大家搀扶着老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一来才知,早在1958年,故宫方面就接到中组部通知,老红军不属于下放的范围,有的因健康状况不能继续工作的,还要享受全薪供养。因此,尹老下放回原籍的决定是错误的,但是由于政治运动多,纠正的事就被搁浅了。几天后,故宫博物院人事处处长王建新便飞到了贵州,来到毕节与毕节县的有关领导商谈接尹老回故宫的事。毕节县对德高望重的尹老坚决挽留,而尹老对故乡也有着深厚的感情,最后故宫方面让步,给尹老落实了相关待遇。尹老一直生活在毕节,直至1997年去世。
  父亲“绝不能给组织增加麻烦”的教诲和对故乡的爱深深地影响了尹贵先,她在9年的学习中,拼命吮吸知识的乳汁,刻苦学习各种技能,立志要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决不能成为社会的负担。共同的学习中,两颗年轻的心因为自立自强的共同愿望而紧紧联系在一起,一出生就双目失明的贵阳青年杨庆国,与尹贵先相爱了,毕业之际,在家人的祝福中,他们喜结连理。1991年,作为盲校的优秀学生,夫妻俩被学校推荐到深圳铁路医院实习,实习结束,医院执意留下他们工作。在深圳铁路医院,他们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精湛的按摩技术,受到医院和患者的高度赞扬。他们一干就是10余年,直到2003年才在亲人们的催促中回到贵阳。
  在外打拼10余年,夫妻俩有了一些积蓄,他们想做一点对社会有益的事。夫妻俩商量,在贵阳开按摩院,招收残疾人为学徒,通过传授给他们技能,让他们能够自食其力。于是他们在贵阳市延安路北巷开了“庆国盲人按摩院”。虽然尹贵先夫妻能够阅读盲文,按摩技艺十分精湛,但是他们知道学无止境,便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2003年12月,杨庆国通过陕西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组织的考试,获得了《高级按摩师职业资格证书》,2005年10月,尹贵先通过贵州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组织的考试,也获得了《高级按摩师职业资格证书》;2009年,尹贵先和杨庆国共同通过了贵州省盲人医疗按摩专业职务中级评审委员会的评审,获得“盲人医疗主治按摩师”任职资格。
  专业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使他们离“让更多残疾人自立自强”的梦想越来越近。随着“庆国盲人按摩院”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夫妻俩在贵阳市云岩区大西门、解放东巷和观山湖区贵州金融城开了3家分店,接着在毕节市七星关城区广惠路和清毕路先后开了盲人按摩院。每一个店,他们都招收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双目失明的残疾人,手把手教他们按摩技术。这些年,夫妻俩带出的徒弟有五六十人,不仅人人都能自食其力,而且有的成长为技术骨干、管理人才;有的自主创业,闯出了一片新天地;有的还在工作、学习中,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建立了幸福的家庭。来自贵阳市修文县的小肖,15岁到店里当学徒,勤奋好学,学得一身好手艺。21岁时,小肖回到家乡开了盲人按摩院,生意非常红火,不仅买了两套房,还结了婚有了孩子。来自毕节市威宁自治县的学徒小唐,不仅双目失明,而且肢体残疾。尹贵先夫妻悉心指点,小唐也勤学苦练,很快成为店里的业务骨干,到店里来找他的“回头客”特别多。尹贵先夫妇还经常和他谈心,鼓励他要自立自强。尹贵先托朋友给小唐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姑娘也是肢体残疾,两人很投缘,确定了恋爱关系。尹贵先夫妇为小唐张罗婚事,他们代表男方家长到铜仁市石阡县姑娘的家中提亲、接亲,又为他们操办酒席。如今,小唐成为了“庆国盲人按摩院”的店长,承担了很多管理方面的事务,成为夫妇俩得力的助手。2018年,小唐妻子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造福桑梓  服务社会 
  从2003年回到贵阳以来,尹贵先夫妻俩的事业越做越大,特别是他们带出的五六十个徒弟除在各个分店就业之外,也基本上能够自食其力,使他们十分欣慰。但是,尹贵先常常想起自己的父亲:父亲为了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差点献出了生命,可谓功勋卓著;作为接管故宫的三个红军之一和工作组组长,父亲为保护故宫殚精竭虑。由于执行政策的偏差,父亲回到了家乡毕节,很多年甚至作为一个普通农民生活在清丰,但是父亲没有抱怨,而是默默地为家乡的建设做贡献。因为父亲深知,当年跟着红军去长征,就是为了推翻穷人受欺凌受剥削的社会,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是家乡还这样穷,老百姓的日子好吗?因此,为了家乡,父亲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清丰是父亲的故乡,尹贵先也想为这块土地做点什么。
  全国人民都在奔小康,但是毕节市就有50多万残疾人,没有一技之长,他们的小康在哪里呢?通过招收学徒传授技术是一个有效的办法,但毕竟只有少数人能有这样的学习机会。能不能在父亲的家乡办一所学校,专门培训残疾人,通过培训使他们实现创业就业,改变命运,也使千千万万的家庭摆脱贫困。她的想法得到了丈夫的支持,也得到了两个女儿的支持,大女儿学会了开车,负责接送父母外出办事,帮着打理店里事务,成了夫妻俩的“眼睛”。
  他们的梦想也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嫂嫂刘桂琴是一个侠肝义胆、办事利落的人,对尹老晚年心结的解开和尹贵先的成长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刘桂琴深知双目失明的妹妹尹贵先是父亲最大的牵挂和最深的内疚,因此她一直鼓励妹妹要像父亲那样,不怕困难、自立自强。如今,妹妹夫妇学有所成,希望在家乡建一所学校培训和他们一样的残疾人,这是大好事,他们行动不便,一定要帮助他们实现梦想。为了争取培训学校建成,刘桂琴跑了很多部门,但是进展缓慢,后来她给七星关区委副书记、区长胡敬斌写了封信,胡敬斌被红军后代造福社会的精神所感动,亲自召集七星关区发改局、规划局、国土资源局和长春堡镇开会协调,为学校建设开通“绿色通道”。立项手续和学校选址完成后,资金筹措成了一个大难题,于是全家齐上阵,尹贵先夫妇、尹贵生刘桂琴夫妇、尹贵元一家共同筹资后又贷了些款,终于解决了资金问题。2016年1月工程动工,其间,毕节市和七星关区残联的负责同志还到工地调研,建议他们到贵阳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习考察。2016年8月,工程完工,一幢建筑面积为1700多平方米的六层教学楼在七星关区长春堡镇清丰社区拔地而起,分为教学区、办公区、宿舍区(男、女)、活动区,可容纳100多名学生吃住。为了让学生能喝上安全优质的饮用水,毕节市和七星关区水务局还协调省地矿局108地质队为学校打井。
  这所学校是贵州省第一家盲人技能培训学校,尹贵先为学校的法人。同时因为学生大部分为双目失明的残疾人,尹贵先和丈夫杨庆国(担任副校长)都承担了授课任务,另外还聘请了15名教师,开设盲人初、中级按摩,盲人计算机,肢体残疾人、聋哑人电子商务、烹饪等专业。为了让妹妹和妹夫专心管好教学工作,刘桂琴出任校长,负责校内管理和对外联系。为了让学员能够学有所获、掌握技术要点,每一期培训都要封闭进行至少1个月,这对学校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尹贵先的大女儿主动承担了食品采购任务,盯住食品安全防线。刚刚从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退休的尹贵元,在安全保卫方面很有经验,于是他担纲学校副校长,专门负责安保工作。
  同样的血脉,同样的梦想;同样的执着,同样的坚韧。在老红军的故乡,一场同步小康中不让残疾人掉队的战斗正在打响……2016年9月,学校迎来了第一个培训班——盲人初级按摩培训班,来自全市各县(区)的50名学员进行了为期50天的学习;2017年8月办了一个50人、为期两个月的盲人初级按摩培训班;2018年8月办了一个52人、为期50天的盲人初级按摩培训班,同年为长春堡镇办了两个班——初级按摩培训班和电子商务班,这两个班的学员大多数为残疾人。最令尹贵先他们欣慰的是:所有经过培训的残疾人学员,100%实现了就业。
  3月4日,毕节市盲人技能培训学校第四期培训班——大方县残疾人小儿推拿按摩班开班,50名学员全部来自大方县,他们将在学校封闭培训1个月。
  走进毕节市盲人技能培训学校教室,墙上挂着的“传承红军精神、发展残疾人事业”牌匾格外醒目,刘桂琴说:“这是学校的魂!”
  3月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刘桂琴高兴地告诉记者:广东帮扶毕节,为残疾人培训带来了春天。她拿出一张毕节市盲人技能培训学校与广东省康宁保健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公司今年预计需要招聘学校培训的学员1000名。虽然学校目前仍有很多困难,因缺乏资金,教学楼只装修了三层,但是尹贵先和刘桂琴信心满满:“这样大好的机遇,令我们十分鼓舞,我们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今年至少培训600名残疾人就业!”毕节市盲人技能培训学校的教学场面是这个春天里最美的风景,相信一定是尹焕成老人最希望看到的!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