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父子留洋 爱国报国——从“刘家花园”走出去的刘超凡、刘叔仪
父子留洋 爱国报国
——从“刘家花园”走出去的刘超凡、刘叔仪
作者:文|翟显长  发布日期:2019/9/6 阅读次数:
毕节双井寺(聂宗荣 摄)
  “有志竟成,挚补两间缺陷;独往不惧,能持万古纲常。”这是毕节“十四寻亲坊”的四根龙柱上唯一流传的联语。清朝乾隆年间,从毕节老城南门口“古道路”走出了名满天下的大孝子刘琪。刘琪4岁时,其父刘宗舒因家道中衰出走云南经商。刘琪14岁时,毅然辞别母亲和兄弟,唱着自己所写描述父亲音容笑貌的40章歌诗,先到云南,再到四川、湖南、湖北、江苏、浙江、广西、陕西、甘肃、河南、河北、山东等地,最终在云南个旧找到已离开毕节将近20年的父亲,将其接回家中养老送终。历时10年,足迹踏遍多个省份,多次濒临死亡,经历无数艰难险阻,无数次希望变成失望,无数次从绝望中产生希望……刘琪感天动地的孝行,在毕节家喻户晓。
  在刘琪逝世后的68年——道光二十二年(1842),经贵州巡抚核实,其玄孙“刘京官”刘晸昌向朝廷请旨建“孝子坊”(又名“十四寻亲坊”),旌表高祖孝行。刘晸昌的父亲、武秀才刘延绅英年早逝,刘晸昌同哥哥刘景昌一起,由27岁即居孀守节的母亲葛氏含辛茹苦抚养成人。道光五年(1825),刘晸昌考取“拔贡”,京城朝考一等,补任七品京官,升任兵部主事。道光十一年(1831),刘晸昌在顺天考中举人,被擢升为兵部员外郎、军机章京,作为监察御史巡视京城,历掌江南、四川各道御史。道光二十二年(1842),刘晸昌由道光皇帝钦点外放任广东韶连兵备道(亦称“南韶道台”),因功得赏四品顶戴。离职回乡后,刘晸昌扶危济困、乐善好施,百姓对“刘京官”有口皆碑。咸丰五年(1855),刘晸昌曾刊刻自己的《香雪梅花屋诗集》。
  忠孝传家,诗书继世,瓜瓞连绵,人才辈出。清末民初,从“刘孝子”“刘京官”这个家族,又走出了刘超凡、刘叔仪父子俩。

  刘超凡:一生“教育救国”
  刘超凡原名刘宗杰,出生于平街(双井路)书香门第“刘家花园”(今毕节六小最里面一栋教学楼地基即其原址),家境清贫,却不安于贫困,常忙里偷闲勤奋读书,先读孔孟,于清末考取秀才。光绪三十一年(1905)秋,贵州巡抚林绍年选派各地优秀子弟赴日本留学,刘超凡到省城参加考试获公费留学资格,成为毕节历史上第一批公费留学生之一(另四人为出生于“杨家公馆”的杨梓林、杨樨林、杨梧林、杨桂林)。光绪三十二年(1906)春,刘超凡进入东京“弘文学院”,习速成师范一年。受孙中山先生及其“同盟会”的影响,去留学时拖着长辫子的大清秀才,回国时却变成了理着“中山头”、满脑子新学、心怀“教育救国”理想的革命志士。他从日本带回毕节的,除了毕业文凭,还有一箱子用毛笔楷书演算的数学习题和一盒子矿物标本。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底,毕节“劝学所”成立,刘超凡担任所长——“总董”,次年与杨绂章(举人)、李学泮(举人)等一起在松山“求是学堂”高堂内创办“毕节县私立师范讲习所”,为在毕节推广新学教育培养师资。1913年,刘超凡曾在双井寺(今七星关区第一人民医院内)创办毕节私立“至诚小学”,很快因经费困难停办。后来,刘超凡前往贵阳,被选为贵州省第一届议会议长,后来曾任贵定县县长。在贵阳,刘超凡参与创办了一所综合性新型学校或谓文理双栖学校——私立南明中学(今贵阳一中),学生先读私塾,再读小学、中学,新旧兼容,文理兼修。1940年,毕节私立弘毅中学(今毕节一中前身)校董会成立,刘熙乙为董事长,刘超凡同本家族的刘仙池、刘安甫、刘端绪等一起,列名“校董”。1943年,刘氏家族捐出东关坡祖坟下面空地给学校使用,弘毅中学得以由大横街和珠市街“丁”字口(原名“税门口”)迁入“东岳庙”(原毕节地区卫校所在地),得以进一步发展壮大。“葛天回校长,是我们毕节专区将来办区立大学时校长预备人选,他走了,怎么办?他的离去是我们毕节专区的一大损失!”1946年夏秋之交,弘毅中学历史上第四任校长葛天回教授因倡言民主被迫辞职,刘超凡支持学生召开“欢送会”并到场发表讲话以示声援,不久后去世。

  刘叔仪:学成归来,报效祖国
  刘叔仪原名刘世通,是刘超凡的第三个儿子,自幼聪明好学、人才俊秀,颇受父亲喜爱。父亲经常说:“我家老三,是要出国留学的。”这个概念在刘叔仪脑海中生了根,他决心效仿父亲,奋发努力,出国留学,以成大器。刘叔仪小时候曾在毕节“唐家龙门”唐氏私塾就读。唐氏父子分工执教。唐父(应为唐正镛)为孔孟饱学之士,教古书;其子(应为唐天钰)则毕业于贵阳新制学校,教新学。刘叔仪在私塾中读了几年《诗经》、“四书”之后,才进入小学四年级学作文和算术四则运算——“家住城关水东门的唐世斌,于咸丰二年(1852)在家设立私塾馆,其子唐国棋、孙唐正镛、曾孙唐天钰四代为师,直到1957年唐天钰去世为止,连续办学105年。1950年,留美学生刘世通回毕节探亲,还特地到其启蒙教师唐先生家看望。”(《毕节地区志·教育志》第三章第一节“私塾设置”)杨富华的《唐氏随园私塾》一文,则谓“嘉庆十二年(1807),唐志昇在通津门与十字街交汇处的延寿寺旁边修建学堂,并正式命名为‘随园’”——唐家办私塾的历史被提前了45年,变成了150年;办学的也不是四代人,而是包括从湖北麻城铁门岗乡茶棚村唐郁湾迁来毕节的本支始祖唐志昇在内的五代人。
  1933年初,刘叔仪进入毕节县立初级中学。这是由校长李仲群创立的毕节历史上第一所中学,公民课教师秦天真,是中共贵州地下党第一个党支部——毕节支部的创始人之一。秦天真家与刘家是世亲,他对刘叔仪影响很大。解放后两人偶有来往,探讨有关如何提高贵州省的科技水平问题。20世纪70年代,刘叔仪曾为贵州省拟定过一份培养提高贵州省科技人才水平的规划,安排开展了一系列有关基础和专题的讲座,演讲者多为知名教授与专家。在那时,刘叔仪着重提出需要培养跨学科人才的观点,有关内容已刊载于当时的《贵州科技日报》。
  1943年,25岁的刘叔仪毕业于武汉大学矿冶系,得当时贵州首富刘熙乙主导的“毕节商会”资助,前往美国留学。1946年,刘叔仪获匹兹堡大学化学冶金硕士学位。1949年,刘叔仪获凯斯理工学院物理冶金博士学位。1949年6月,刘叔仪获得克利夫兰凯斯莫大学金属材料副研究员学术资格,受命主持了著名的“自由号”战列舰舰体断裂事故的技术分析;1948年伦敦“奥运会”所用“大圆坨”的冷处理,也由刘叔仪团队负责完成。作为知名科学家,如果留在美国,刘叔仪肯定前程远大,但他最终选择了回归祖国报效祖国。他参加了进步组织“留美科协”,担任《留美科协通讯》责任编辑。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留美中国学生欢欣鼓舞,刘叔仪即赋新诗《颂新祖国的诞生》,刊登于1949年10月1日的纽约《华侨日报》:
  带着金星,带着光芒
  红旗儿在北京飘荡
  那是我的家乡
  在那里没有黑人的苦痛
  在那里没有犹太人的创伤
  如果明天早上
  你看见天边的红霞
  别诧异
  那是来自北京庆祝的火花
  那是来自新中国的灯塔……
  经过努力,刘叔仪等科学家谢绝了美国方面的挽留,于1950年6月26日离开纽约,由日本转菲律宾、香港,9月18日抵达天津塘沽港,周恩来总理亲自前往迎接。1951年,刘叔仪成为4名高教部部聘博士研究生导师之一(另3人为苏步青、华罗庚、钱伟长),历任北洋大学、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陶瓷研究所研究员,北京钢铁学院、中国科技大学教授,长期从事物理化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世界科技界享有很高声誉。1979年,刘叔仪创立热力学状态场论,“刘—亥准同期定律”“耦合律”“刘氏耗散方程”“刘—玄长寿论”被誉为科技前沿的重大突破。刘叔仪两次获得中科院“重大科技成果奖”,国家教委给他颁发“从事高校科技工作四十年,成绩显著,予以表扬”荣誉证书,被国务院授予“为发展我国科学研究事业做出突出贡献”荣誉证书。
  刘叔仪还著有《热力学与化学热力学》《统计热力学短程》,主编有《物理化学原理》四卷,发表重要论文数十篇。1986年,美国“挑战者号”宇宙飞船悲剧发生后,刘叔仪立刻判断出事故是橡皮的低温脆化本性所致。两个月后,美方才做了相关报道,认可他对事故原因的准确判断。
  河汉沉沉,神州冬凛,低弦慢管声声。噩音非梦,似地陷天倾。五内震惊欲碎,思往事,热泪盈盈。重霄九,忠魂归去,马列喜相迎。  半旗朱影动,花皑京阙,人咽纱青。素山河,九脉泪浪纵横。海角天涯相继,哀音滚,播向冬京,长安道,心随车去,依念伫寒冰。
  “十年动乱时,余在危难中曾得救助于周总理。1976年1月8日,乍闻哀乐于西单寓所,总理逝矣!不禁凄然泪下。总理出殡之日中午至黄昏,人满长安街。伫立于冰天雪地与总理灵车一别者,余其中之一人也。黄昏时目送灵车西去后,归而填此词。”这首《满庭芳·长安街旁送周总理灵车》并序,凝聚了一位老知识分子对周总理的无限深情,即使现在重读,也催人泪下。
  刘叔仪酷爱科学,也爱诗词文学。1950年,他看望“随园”私塾唐老师时,既感谢老师在国学方面的栽培,也流露出当时还“没有吃饱”的遗憾。他和父亲刘超凡一样,都希望国家建设多一些文理兼通、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科研之余,他评文论史,吟诗、填词、写五线谱,在诗歌、音乐方面均有著作问世。他一生感极而歌、兴至而赋,随手记录,终年不辍,终于汇成一部近乎编年史的诗词文薮《之余集》。他还主编《燕山诗词学进展》,并发表论文《文理跨学科汉语音韵学》。他的诗词抒怀言志,追求高远意境,讲究精雕细琢,注重引经用典,擅长学科知识迁移,如下面这首《沁园春·八十四岁自寿》:
  三十披星,八四盈盈,红霞满窗!历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初心未老,谈笑沧桑,胯下韩生,高皇将相,我久寒居惯菜香。开新纪,踏康庄大道,无限辉煌。  年年梦寐皆“熵”,确已创科峰“状态场”。叹古西泰斗,“热温”不广;当今巨匠,“耗散”空张。“耦合分支”,包罗万象,天上人间锋颖长。东方亮,弃西原逐鹿,只破天荒!
  1991年,刘叔仪成为国务院特殊津贴第一批获得者。1997年年底,值刘叔仪80华诞之际,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汤洪高发来贺函:“值此先生80华诞之际,我谨以个人名义并代表学校向您和您的亲属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和最美好的祝愿!先生在50余年的科研教学生涯中,不仅创立并扩展了‘热力学状态场论’这一‘新热力学派’的新学科,在科学前沿取得了重大突破;而且培养出一批具有现代高科技水平的学术栋梁,可谓本固枝荣、桃李芬芳,为国家的科技教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学校为能拥有您这样的教授而感到荣幸与自豪……”
  “人道神州无诺斗,宏观小著达标否?非经非典创新天,《耦合分支》深广透。”这位屈指可数的国家一级教授,国际著名的跨学科科学家、热力学研究的权威,对获取诺贝尔科学奖充满自信。2000年,由毕节地委宣传部策划组织的“神州大地毕节人”专题采访组抵达北京,刘叔仪在中关村住所欣然接受来自故乡的专访,《西原逐鹿破天荒—记中国科技大学离休一级教授刘叔仪》被收入《神州大地毕节人》,全面地介绍了这位留美归来报效祖国的著名科学家和诗词作家。其渊博、豁达、豪迈、自信的大家风范,给每一位采访者和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2000年冬天,《毕节一中》校报创刊。2001年,刘叔仪欣然为母校校报题词:
  杏坛辉艳,灼灼花光照刊首;人杰地灵,欣然桃李开五洲。
  2003年5月13日,刘叔仪教授离开人世。他和王美英教授所生的子女,都在美国获得了博士、双硕士、准博士学位,受聘为终身教授、计算机工程师、副研究员等。受父母言传身教,他们都一专多能,懂得孝敬父母、尊敬老师。“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哪怕生活在异国他乡,他们也像祖父、父亲一样热爱祖国、怀念祖国,随时准备报效祖国。(作者系毕节二中教师、资深文化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