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改天换地不容易——两次解放纳雍县城纪实
改天换地不容易
——两次解放纳雍县城纪实
作者:文|许定平  发布日期:2019/8/27 阅读次数:
纳雍县城新貌(毕节试验区 陈再雄 摄)
  1941年,国民党贵州省政府决定成立纳雍县设治筹备处。同年3月,纳雍县设治筹备处处长潘白坚到达大兔场,依据原来划定区域,从大定划出第五区、第七区和第六区(大定后来调整过的新区)之龙场、治昆,从织金划出箱子、保落、水东等地,从水城划出以角、营盘、堰塘、新寨,从朗岱划出水寨等地,组成纳雍县。纳雍与大定、织金、郎岱、水城、赫章、毕节等县毗邻,总面积2448平方公里,隶属贵州省第四行政督察区。
  1941年7月1日,国民党纳雍县政府成立,潘白坚为首任县长,治地大兔场改为雍熙镇。经过多年的呼吁,大兔场终于变成一级县治。纳雍县建立后,各种党政机关随之成立,军警宪特应运而生,大批人员进驻纳雍。一时之间,大兔场商贾云集、市场熙攘,境内驿道拥堵,呈现一片貌似繁荣的景象。

  风雨飘摇纳雍城
  纳雍山高林莽、沟壑纵深,自古多匪,小兔场(今维新镇)、姑开、自沟、革新、阳长、白泥屯(今百兴镇)、武佐以及新县周边犹为严重。
  建县之初,纳雍撤销区和保甲制,设立19个乡镇。国民党纳雍县政府除了修建市场、兴建国立中小学外,主要精力都花费在清乡剿匪和征粮上。然而,匪患越加猖獗,社会各种势力横陈,县治之内民不聊生。建县之后,纳雍县走马灯似的换了几任县长和县党部书记。1949 年8月,国民党纳雍县县长赖清平因亏欠粮食、庇护和逃逸要犯,被国民党贵州省政府撤职。
  1949年4月,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时,蒋介石慌忙召见贵州省主席谷正伦,令其拟定和实施“应变计划”,企图把贵州作为阻挡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坚固堡垒。谷正伦回到贵阳,紧急召开“治安行政会议”,进行周密的安排部署。10月,贵州保安司令韩文焕赶到毕节,召开毕节9县“联协会议”,拟定“应变计划”:一、守城有责,杀身成仁;二、实行“三光政策”——物资运光、人员撤光、粮食藏光;三、县长务必组织地方武装,收编土匪及散兵游勇,与解放军进行长期游击战争。
  国民党纳雍县县长谢德光随即在纳雍推行“应变计划”:在经济上,打着“戡乱”牌子,派捐征粮,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在政治上,组织政界、军界反动人士安庆吾、杜恒暄、柯昌明、杨汉军等人一边大造舆论进行反共宣传,一边建立特务组织“防奸防特小组”,秘密搜捕杀害进步人士;在军事上,撤销国民党县政府和县党部,组建“军政联合办公室”,实行军事管制,并成立“预备兵团”,谢德光任团长,县党部书记长柯昌明任副团长。“兵团”设政工、参谋、供给3处,下辖18个营,各营营长由各保警中队长和各乡乡长及土豪劣绅担任。命令唐成章营防守织(金)纳(雍)交界的喇叭桥,李品山营防守大(方)纳(雍)交界的木空河,余跃先营防守水(城)纳(雍)路上的阳长大桥,罗云鹏、石军两个营防守毕节方向的总溪河及万寿桥,其他各营训练待命。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1月15日,杨勇、苏振华率领解放军二野五兵团解放贵阳。21日,解放军47师奉命解放毕节,从贵阳出发向毕节进军。26日,解放军先头部队抵达大方响水,国民党毕节专署专员、西北行署副主任兼保安司令廖兴序一边安排保安12团团长王孝传到大方归化、落脚河一带阻击解放军,一边率毕节县县长吴庭芳、保安副司令万邦贞及其部众仓皇逃到纳雍白泥屯。随后,贵州特务头子桂永清、政工处长赵作孚等人也带领残部赶来纳雍白泥屯。
  一时间,纳雍县城、白泥屯街上,国民党军政要员扎满,军警宪特云集。但是,解放军进军大西南势如破竹,贵阳、毕节相继解放,极大震撼国民党地方残余。
  山雨欲来,风雨飘摇……

  第一次解放纳雍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纳雍一中读高中,来自百兴区的同学说到他们的家乡白泥屯时,人人都会说出一道顺口溜:“好个白泥屯,三条路口进。来时骑大马,去时拄拐棍。”
  白泥屯位于纳雍县城南面,距县城30余公里,纳雍河环绕小镇周边,从深壑流淌而去。白泥屯地势独特,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年奢香夫人曾经从水西逃到此处,避难于屯北的补洞。清朝时吴三桂平剿水西安氏,曾与安坤彝兵血战白泥屯的猴儿关和拦马桥,双方伤亡数万之众。白泥屯土地肥沃,自古为富庶边陲。昔日古驿道上繁盛的商铺,有着曾经的辉煌。直到今天,百兴镇都是纳雍县富庶的乡镇之一。
  百兴同学所说的顺口溜,当时我百思不解,感觉若有所指。最初的理解,白泥屯因古驿道上的繁华,吸引周边富家公子到来,声色犬马,一掷千金,最后,一贫如洗凄然离去。然而,这只是其一,直到知晓纳雍县解放的历史,我才真正感觉到顺口溜的另外一层寓意。
  廖兴序一边紧急命令谢德光组织力量阻止解放军进攻,一边把白泥屯建成黔西北反共指挥中心,妄图建立大西南游击根据地,负隅顽抗。
  在纳雍县,谢德光坐阵指挥,紧急命令唐成章保警中队进驻义中乡,阻挡从大方开来的解放军;命令李品山保警中队驻防县政府;命令毛端仁带领特工队在城里日夜巡逻,看守电话电台;指派暗探侦查解放军进军行踪。
  王孝传在大方归化、落脚河阻击解放军失败后,带领其部逃到纳雍县维新区,迅速纠集区长罗云鹏和各乡乡长、土豪劣绅召开会议,部署阻击任务。王孝传将维新划为两个作战区,设立七道防线。总指挥部设在维新区公署,王孝传任总指挥,罗云鹏任副总指挥。第一作战区指挥熊文达,副指挥熊国式、蒋光全,设立四道防线;第二战区指挥由王孝传兼任,保安12团负责三道防线。从厍东关到总溪河、维新街上乃至鸡场丫口、引底河、石关乌嘎等地,层层设防把守,严密防范。
  1949年12月12日,解放军162团从大方县出发,迂回纳雍厍东关梅花箐向纳雍县城进军。守卫厍东关的石军发现解放军从梅花箐浩浩荡荡开来,一边命令乡丁对空鸣枪,通知维新总指挥部和总溪河两岸防守之敌,一边带领部众逃之夭夭。
  当时,王孝传暗探已经侦查到解放军进入纳雍县境的消息。深知解放军厉害的王孝传动起歪脑筋,一边用好话稳住罗云鹏,要他率部力阻解放军,一边带领本部人马悄悄逃往白泥屯。
  听到厍东关示警的枪声,总溪河两岸和万寿桥上的守敌以为解放军已经攻到总溪河边,一哄而散逃往维新。
  是日深夜,解放军找了当地向导,急行军冲到总溪河边的猴场。团首长看到万寿桥头篝火熊熊,命令32名熟谙水性的战士泅过冰冷的总溪河水,迂回桥后,又令一个排从正面进攻,两头夹击。部队攻到桥头,大桥空无一人,方知敌人早已逃逸。解放军顺利通过总溪河,向维新进发。
  拂晓,先头部队到达维新街口张家寨竹林边,兵分三路:第一路沿发嘎梁子攻击罗云鹏家的碉堡;第二路从罗家山、余家沟攻击敌总指挥部;第三路攻击垮山碉堡。当解放军逼近垮山碉堡时,被守敌班长发现,立即发起攻击。守碉之敌看到大势不好,弃碉而逃。黎明的枪声惊动了各处敌人,罗云鹏自知难以坚守,匆忙率领400多人逃跑,其他敌人四处逃散。
  解放军162团进驻维新街上,休整了一天,于12月14日继续向纳雍县城进军。
  尽管“应变计划”安排妥当,看似井井有条,但谢德光心中无数,自料难以抵挡,惶惶不可终日。当得知解放军攻取维新之后,知道大势已去,一边命令亲信唐成章、李品山撤离纳雍到白泥屯集结,一边销毁大批档案,带领属僚仓皇逃往白泥屯。
  1949年12月16日,解放军162团没放一枪一炮,开进纳雍县城。大兔场土街两旁,挤满市民和城郊农民,他们自发结队欢迎解放军,军歌声、口号声和欢呼声响彻云霄,纳雍山城宣告解放。
  解放纳雍之际,在强大的军事攻势和政治攻势下,国民党黔西北绥靖司令271师师长刘鹤鸣率其保安1、5、6、12团在水城宣布起义。白泥屯一阵骚乱,谢德光被迫跑到毕节投诚,代理副县长黄惠民带保警队残余人枪跑回纳雍投诚,廖兴序、桂永昌、赵作孚等军政头目慌忙从白泥屯逃逸出纳雍县镜。
  “好个白泥屯,三条路口进。来时骑大马,去时拄拐棍。”投诚的敌人灰头土脸,没有初来乍到时的耀武扬威,在解放军战士的押解下,狼狈走出了白泥屯。

  保安团发动叛乱
  1986年,我刚参加工作,暂时租住在纳雍县城营门口对面小旅馆的一个房间。营门口上面的小山坡叫营上,昔日国民党县政府设在那里,解放之后,纳雍县人民政府最初也设在那里。在有月无月的一些夜晚,我常常斜穿小街,进入营门口拱门,拾级而上,爬上小山坡转悠。
  老县衙的木柱瓦房还在,石院坝和长长的青石台阶还在。老县衙院落里分住着几户居民人家,古老的房屋早已歪斜,颓败零落,院坝和台阶的石缝间杂草丛生,毕竟年代和故事已经久远。
  解放军进驻纳雍,立即召集进步青年成立纳雍人民服务团。解放军在服务团的协助下,张贴布告标语,散发传单,开展宣传工作;组织武装在县城及周边巡逻,收缴枪支,维护治安;组织护商队保护运输通畅,保证物资供应。
  解放军162团驻扎一个星期,奉命进军四川剿匪,各项工作交由人民服务团负责。1950年2月9日,主传珍志被上级任命为纳雍县第一任县长,带领20余名干部在解放军141团3营的护送下到达纳雍县城。10日,纳雍县人民政府成立。新政府接收了纳雍人民服务团,改编成县大队后又扩编为县警卫营。2月中旬,原国民党保安1团遵命从水城开来纳雍整训,协助解放军141团3营维护纳雍治安。
  建国初期,贵州大部相继解放,挺进大西南的解放军继续向四川、云南纵深推进,留守部队主要是协助地方建立政权、维护治安。留守部队不多,一个团要负责几个县,兵力严重分散。
  国民党部队是在大势所趋的情况下被迫起义投诚的,其上层军政要员受台湾指使,大肆进行反动宣传,散布“蒋总统开始反攻大陆”“美国已经出兵”“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打响”等反动谣言,欺骗广大士兵,蛊惑民众。暗地里指使地主豪绅抗交公粮,支持地主武装和土匪攻击屠杀解放军干部战士,行动越来越嚣张。1950年3月初,驻贵州的国民党起义部队纷纷叛变,纳雍的保安团随之叛变。
  3月25日,纳雍县乐治片区负责人——解放军干部许银芝、吴骥吾带领16人去武佐征粮,遭到旧乡长刘银安部围攻,许银芝、吴骥吾等14人壮烈牺牲。第二天,赶赴武佐救援的一排56人,在武佐河擦耳岩遭到刘银安部伏击,牺牲5人,归途中遭到其他地主和土匪袭击,又牺牲8人。
  3月26日,东城乡征粮队遭旧乡长张吉成包围,干部吴成福等3人牺牲……
  3月下旬,保安1团及土匪集结,准备发动叛乱。31日深夜,保安1团一部向解放军驻地和县政府机关作试探性攻击,解放军141团3营奋起反击,俘获叛敌30余名。第二天,保安1团团长李成举主动前来解释,声称误会,表态愿将该团移防城郊。但是,移防出城的保安1团在城外呈扇形驻扎,并占领城外几处制高点,对县城形成包围之势。
  春寒料峭,黑云压城,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形势危急,纳雍驻军和新生人民政权面临着一场严重的考验。

  解放军保卫县城
  在县城居住30余年,我对城区的大街小巷和周边的地形地貌耳熟能详。1950年那时的纳雍地势情形,尽管解放后又过了50来年,都没有多大改变。
  1950年4月1日,李成举向解放军声称,为了不再发生误会,愿将所属部队撤往城外驻扎。这其实是密受隐藏在阳长新房的反共救国军八兵团司令罗湘培唆使,暗藏重重杀机:保安1团借机撤到城郊的川祖庙、小公底、文昌阁、官寨、老场一带,天黑又秘密将一部悄悄移驻城东山王庙,占领了城西城南长坡上、架井丫口(今五眼桥)、文昌阁三处制高点。这样,县城周边除了深深的峡谷,几面被敌人团团围住。其一,可以围困消灭县人民政府和解放军;其二,可以围城打援,阻死外援和物资进入县城。
  发现保安1团叛变的端倪时,纳雍县人民政府和驻军领导迅速通知乡下所有干部和驻军急速回城,紧急命令政府干部、县警卫营战士协助解放军141团3营顽强保卫县城。
  2000多叛敌和土匪在城外铁壁合围,摇旗呐喊,与城内敌对分子遥相呼应,制造混乱。形势紧迫,纳雍县公安机关立即采取紧急措施,排查收捕了10多名敌对分子;在监狱里处决了在押妄图暴动越狱的以敌特王子明为首的14名极端分子,肃清了内乱。4月2日至3日,城外叛敌向县城开枪开炮,发动进攻,全城军民同仇敌忾,打退了叛敌的多次进攻,并在4月4日成功接应从水城押运武器弹药来纳雍受阻的部分解放军战士入城。
  4月4日当天,解放军经过精心分析,制作战斗方案,一举攻占了长坡上和井架丫口。当晚,一鼓作气夺取文昌阁制高点,把叛敌和土匪逼退到峡谷对面的居仁鸡场一带,暂时形成了双方力量对峙局面。此时,尽管敌众我寡,但纳雍县城仍然牢牢掌握在我方手中。
  1950年3月底,毕节地区命令驻水城的解放军141团直属机关和1营以及水城县机关干部撤离到大方。4月6日至8日,水城开过来军政人员1630多人,行军到纳雍阳长,遭到罗湘培部反叛保安团、当地地主武装和土匪的袭击围攻,激战3个昼夜,牺牲指战员及军代表177名,后来千方百计突围,终于经毕节到达大方县。
  1950年4月9日深夜,纳雍县人民政府和解放军141团3营奉命撤离纳雍县城,开赴毕节。

  第二次解放纳雍
  今日营门口前面的县府街,楼群高耸,商铺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的景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除了极少数年迈的本地老人,没有谁知道半个多世纪以前这里曾经硝烟弥漫,没有谁知晓脚下这片土地曾经流淌过多少鲜血。
  纳雍县人民政府和驻军刚撤走,各路叛敌蜂拥入城,罗湘培带领残部随即进驻纳雍,逃亡到乡下的旧县官、恶霸豪绅杜恒暄、龙德生等人纷纷返城庆祝“胜利”。
  叛敌入城,立即反攻倒算,捕杀进步人士和积极分子。纳雍街上的潘杨氏来不及撤走,被杀害在新街街头;水东乡旧乡长张吉成抓到彭光福,以勾结“共匪”罪名杀害在岔河桥上……
  罗湘培坐阵纳雍,认为阳长阻击共军胜利,纳雍县城收复,给台湾反攻大陆奠定了基础,对未来充满幻想。于是,他命令驻扎织金的保安6团星夜开回纳雍集结,对叛敌和旧官吏、土豪劣绅进行封赏,将保安1、5、6、8、12团编为军师级,原团长升任军师长,参加围城的旧豪绅宋占银被封为城防司令,旧参议长杜恒暄被封为县长,旧国大代表周启政被封为县自治委主任,原旧政府18个乡镇头目都有封赏,纳雍处于白色恐怖之中。
  1950年4月11日,解放军45师135团从大方羊场坝出发,挺进纳雍,14日抵达龙场附近村寨隐蔽宿营。天黑时,解放军在向导的带领下,抵近纳雍县城。刚到县城周边,先头部队抓获了叛敌的便衣侦探,经审讯了解了叛敌兵力、装备和布防情况。
  解放军兵分两路,一路顺着河沟向东迂回,从十二弯爬坡攻击城东山王庙,一路直赴城西重要关隘铜厂丫口。
  15日凌晨,解放军突袭铜厂丫口哨所,守卡叛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消灭,驻卡的其他叛敌听到枪声仓皇向龙家营方向逃窜。解放军再次兵分两路,一路直扑城南小河边,堵住叛敌逃跑的主要路线,一路越过李家河和杨家河,爬坡抵达水巷子和余家田坝,又派出一部经小独山顺峡谷向南包抄,形成三面合围。
  拂晓发起总攻,战斗打响。城北部队首先突破叛敌防线,攻克财神阁碉堡,率先突进城内,在黑神庙(今雍熙一小)与顽抗之敌激战,迅速消灭叛敌。从城东摸上山来的部队,迅速攻占山王庙,歼灭守敌。其他各路部队进攻顺利,在城中会师。
  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纳雍县城又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战斗结束,全歼叛敌保安6团和保安1团一部,俘获保安6团副团长唐建辉及以下600余人,缴获六0炮3门、迫击炮2门、重机枪5挺及部分军需辎重。罗湘培及保安1团大部分从城南包围圈的缝隙中侥幸逃脱,朝织金方向逃亡。
  1950年4月18日,解放军134团攻破罗湘培苦心经营的军火库——阳长海座四方洞,击毙保安5团副营长邵士康,俘敌30余名,缴获大量枪支弹药。
  后来一段时间,解放军141团留守纳雍,继续进行纳雍县境内各地艰苦的剿匪斗争,直至肃清匪乱,还给纳雍人民一片蓝天、一片净土。
  1950年10月21日,罗湘培被围于大方县瓢井区中箐乡桥边村何家寨宋锡州家,举枪自毙。1950年12月8日,解放军10个连及广大民兵剿匪实施“铁壁合围、瓮中捉鳖”,在下木空观音山小田坝俘获廖兴序。1951年11月14日,纳雍县召开协商委员会,对余跃先等20名罪犯进行判决协商,余跃先等7人被判处死刑。
  如今的纳雍县城,高楼林立,街道四通八达,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城区总面积超过20平方公里。杭瑞高速公路和厦蓉高速公路贯穿县境,铁路直抵县城,纳雍百万人民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当满山鲜花怒放的时候,每年的清明节,纳雍县烈士陵园和阳长、乐治、龙场等各地的烈士陵园都摆满花篮。一束束鲜花敬献在一座座烈士墓前,一群群人肃立在英烈面前,深深鞠躬、默哀…… (作者单位:纳雍县政府办公室)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