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重温《象祠记》 感悟阳明思想——第三届孔学堂·国学图书博览会“问道向黔—重走阳明悟道之路”主题采访活...
重温《象祠记》 感悟阳明思想
——第三届孔学堂·国学图书博览会“问道向黔—重走阳明悟道之路”主题采访活动走进毕节侧记
作者:文|毕节试验区 刘宇浩  发布日期:2019/9/29 阅读次数:
矗立于黔西县素朴镇灵博山的象祠(毕节试验区 陈再雄 摄)
  8月28日,第三届孔学堂·国学图书博览会“问道向黔——重走阳明悟道之路”主题采访活动走进黔西县素朴镇。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梁衡,贵州省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主任赵宇飞,贵阳孔学堂学术委员会执行主席、贵州省哲学学会会长徐圻,南京大学教授、儒佛道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负责人李承贵,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钱明,浙江大学教授何善谋,贵州大学教授、中国文化书院荣誉院长张新民,贵阳学院阳明学与黔学研究院院长陆永胜,孔学堂书局总编辑苏桦等专家学者,毕节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何云江以及省内外有关主流媒体记者齐聚灵博山麓,观看了黔西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金钱棍》和《跳花灯》展演,先后参观了水西馆、阳明馆、养心堂、灵博寺、象祠、九龙阁,聆听素朴中学学生代表集体朗诵《象祠记》。
  黔西县素朴镇灵博山象祠作为第三届孔学堂·国学图书博览会“问道向黔——重走阳明悟道之路”主题采访活动的一个重要参观点,为参观人员感受新时代贵州文化的底蕴与特色、挖掘阳明心学的时代价值和意义提供了一种探索思考的维度,为发现贵州文化先贤、黔中王学的文化脉络和遗迹贡献了一处慎独参悟的遗迹,为古代贵州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流和融合留下了重要的历史依存和参照。
  
  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精神具有永恒的价值
  “王阳明是贵州的一个文化宝藏、重要的文化资源,对毕节来讲、对黔西来讲也是一个重要的文化资源。他在修文龙场悟道,在短时间内专程来到这里,并写下千古名篇《象祠记》,内容深刻、发人深省。”在灵博山脚下的广场,徐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徐圻是土生土长的贵州人,也是省内对王阳明学说有独到见解的学者。“五百年之后怎样来感悟、弘扬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精神?”在采访的过程中,谈及王阳明的学术研究,徐圻提出了这个重要命题。他说:“毕节及黔西的同志都和大家一样,特别注重人的内心世界,怎样使之强大起来?就此而言,我觉得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还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他(王阳明)。而他的这一思想,恰恰就诞生在我们贵州,至少是在我们贵州生成或者完成。这是贵州、毕节、黔西的荣幸,也是我们大家的荣幸,还是贵州对中国思想文化史的一个重大贡献。面对这样的文化资源,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把它传承和发扬起来。”
  徐圻认为,就当前来讲,贵州要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毕节要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建设贯彻新发展理念示范区,就需要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精神。“怎样使我们内心世界强大起来,怎样克服困难,怎样实现知行合一,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即便是将来,贵州实现了全面小康,进入建设多彩贵州新未来的时代,仍然需要这种精神。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精神具有永恒的价值,这就是我再次来拜谒象祠感悟到的东西。”徐圻说。

  象祠具有独特的人文价值和重要的现实意义
  “问道向黔——重走阳明悟道之路”,与会专家学者一路走来,收获满满。
  在灵博山前,梁衡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阳明文化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全国除了毕节、贵州以外,还有浙江等很多地方都有。我觉得阳明文化在贵州有特殊的意义。我更注重于他(王阳明)当年在贵州怎么磨练自己,形成他的思想。”
  梁衡认为,今天对王阳明的宣传,太侧重于其学术方面。毕节乃至贵州对他的宣传,要挖掘他在地方上做的事情,深挖他在贵州经历的故事,结合实际、结合他的政绩、结合他的故事进行宣传。比如说,他在贵州给老百姓干过什么事情,或者是在贵州留下些什么具体的东西。实际上,王阳明在贵州是做了不少事情的,这点非常值得注意。
  “关于象祠,我以前没有来过,今天来了以后,非常震惊。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景点。贵州的山水,本来就很漂亮,我每次来贵州都是这个感觉。整个贵州都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一个又一个山头,就像是一筐馒头把它倒在地上一样,到处都是小馒头。它不像北方的平原那么单调,也不像太行山那样陡峭。它很适中,山上有树,气候不热,所以我常开玩笑说,应该把贵州建成一个世界的花园,把贵州建成像瑞士一样让全世界的人都到瑞士去花钱的地方。全世界的人都到贵州来花钱,这是很有意义的。”梁衡说,“今天的象祠,就是很典型的贵州风光。参观象祠养心堂的时候,我以为只是个院子。突然说要看象祠,且它就在院子后面,还要爬山,结果爬得很高,爬上去后,又有一个山,又有个顶。顶上面正殿两旁矗立着两根天然石柱,称为龙角。后面则有被称作龙眼的两个大洞,洞中出来的雾气实际上是天然的空气交换,且龙眼的旁边还有水井!像这么完整的一个景观,我感觉它非常好。”
  梁衡认为,象祠有独特的人文意义,就是“象”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象”,人们一般都不知道他,都忘了他。全国其他地方的象祠,在唐代以后全部都被打倒和毁掉了。所以,象祠在全国这么多地方能够保存一个在这里,这有特殊的意义。
  象祠除了具有独特的人文价值外,还有特殊意义。梁衡说:“当大家上到祠堂大殿广场的时候,学生们正在朗诵《象祠记》,领诵的孩子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她说,这是当年诸葛亮在这个地方,为了团结少数民族,修建象祠并使之成形,成为地方群众文化信仰体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我们不能忽略‘象’是代表中原文化的特点。我一下听懂了,象祠就是诸葛亮当年搞统战工作而留下来的遗迹,象祠的特殊意义就在这儿。”
  关于把象祠开发成旅游景点,梁衡说:“我们不要纠结‘象’这个人物过去是一个坏人,后来又变好了等这些东西。这些讲故事可以,但它的意义在于,他把中原文化往这个地方扎了一个根,一代一代传下去,不让其断掉。那么,我们现在在这儿把它开发成旅游景点,要是能够把它打造成贵州文化与中原文化产生联系的人文景点就更好了。从这个意义上来开发,我觉得就很好,无论从风光还是从人文内涵来看,都非常好,值得大力开发。”

  《象祠记》是王阳明参与明代水西社会秩序构建的实践
  问道象祠,在重温《象祠记》后,陆永胜畅谈了王阳明与水西宣慰使安贵荣的交往。陆永胜认为,从明代贵州政治文化语境和阳明心学思想演变的角度看,涉及王阳明的四篇文章(《谢安宣慰书》《贻安贵荣书》《又与贵荣书》《象祠记》)的意义要远远超出王阳明与安贵荣的个人交往,而是可以上升到明代贵州社会秩序建构与地方治理和王阳明心学思想发展与践行的高度。
  陆永胜从三个方面对《象祠记》作了鞭辟入里的解读。第一,从哲学本体的角度来看,人性本善,“天下无不可化之人”强调了人人良知本具,与王阳明“满街都是圣人”的思想异曲同工,这同时也是致良知和觉民行道的前提。第二,从心学功夫的角度来看,舜以德化象,就是在做致良知功夫。致良知不仅要自信良知,还要信他人之良知,更要让他人信良知,即自信-信他-他信,这就是君子为德的两个方面——成己与成物,只有两方面都做到了,才能成圣,即内圣外物,这也正是王阳明一贯的立场。第三,从为学经世的角度来看,性善是象能被感化的前提,化民是君子成德的必然,也是君子为道的必经途径,也是王阳明觉民行道的经世实践。所以说,《象祠记》不仅仅是一篇记,也不仅是王阳明对其心学思想的阐释和践行,更是王阳明在思想教化层面参与明代水西社会秩序构建的实践。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