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聚焦试验区 >> 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访贵州省级骨干教师、毕节市实验高中教师陈洪涛
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
——访贵州省级骨干教师、毕节市实验高中教师陈洪涛
作者:文|图 毕节试验区 刘继明  发布日期:2019/9/29 阅读次数:
情倾三尺讲台
  “我眼中的陈老师真正做到了‘传道、授业、解惑’,他是我人生路上的良师益友。课堂上,他是博学儒雅的师长;在课外,他是将心比心的朋友。”
  “陈老师是我学生时代遇到的最温文尔雅的人,也让我最切身感受到了‘亲师信道’的意义。”
  “求学多年,陈老师仍旧是我人生道路上最明亮的一盏指路明灯。”
  ......
  这一封封感谢信中所提到的博学、儒雅和体贴学生的老师,正是毕节市实验高中的省级骨干教师、市级名师陈洪涛。他执教已达32年,目前刚送走一届高三学生,正在高一(14)班教授语文课。
  1987年,刚从贵州大学中文系毕业时,陈洪涛有多种选择,可他毅然决然地选择教书育人这一职业。在他的同学眼中,教师这个职业对于个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他为着一份信念,一干就是32年,途中也有几次调到行政机关的机会,但他都婉拒了。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对我很粗暴的教师。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要做一名对学生好的好教师。我就读的大学不是师范类学校,为了当好教师,我就自己买不少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的书来看。”陈洪涛说。
  从1987年担任教师起的前10年,陈洪涛遇到了不少的困难,可他都一一克服了。当时教师的待遇很差,难以解决陈洪涛沉重的经济负担;经济上的困难,到近十年才逐步得到了解决。现在的他更感受到了教师这份职业的幸福。
  2007年,陈洪涛由师范教师转行做了高中教师。他的第一届学生虽然好学,但是基础薄弱,偏科现象十分严重。有的学生作文写得不错,文采很好,但是其他科目“惨不忍睹”;有的学生普通话很好,但是其他学科一塌糊涂。这些好学的、很有天赋的学生如果上不了大学,就失去了一个生活和工作的平台。面对这样的困境,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让这些有特长的学生走艺体这一条路。没有专业的老师怎么办?那就自己教。没有时间怎么办?那就周末上课。就这样,陈洪涛开了一个长期免费的影视编导培训班,一干就是两年。有慕名而来的学生,他也毫不拒绝。就这样送走了两届影视编导班学生。“我在大学学过电影文学,普通话也不错,可以辅导他们上电影编导和播音主持。按正常的高考模式,这些学生很难考上大学,就让他们选艺体方向。这些学生有15人,本科上线率接近一半。当时我们学校学生底子差,录取率低,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做。后来学校升学率越来越高,现在所教的好的班级,几乎百分之百的录取率,我就没有再举办培训班了。”陈洪涛说。
  上世纪90年代,刚工作三四年的陈洪涛带着一些学生开始学习书法并参加各种书法比赛,先后拿到了个人奖26次、集体奖4次。其中荣誉最高的奖是上海中华书法协会主办的“全国文明杯”集体二等奖,陈洪涛也因此成为了上海中华书法协会的理事。
  陈洪涛是一个特别喜爱文学的人,当他发现同学们缺少一个交流自己文学作品的平台时,决定创办学校的内刊。他和张忠举老师带着一群热爱文学的学生在1992年创办了毕节地区师范学校的第一份报纸《晨钟》,后改名为《桑河》。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最终停刊了,但是《桑河》的作用不可小觑,主要是激发了学生的创作热情、提高了学生的文学修养。当时一同编辑《桑河》或者在上面发表作品的学生,很多都成为了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有的在政府部门任职、有的成为资深记者、有的在教育系统当教师,还有的成为了毕节市、贵州省甚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很多人已经出了专著,前不久他还收到了不少学生寄给他的书。他谦虚地说:“我不仅是他们的老师,还是他们的朋友,仅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发表作品的油印小报而已。”
  2014年,陈洪涛和余庭林等几位年轻教师一起创办了校刊《虎踞山》,继续承载着《桑河》的使命,为学校的教师和学生提供一个文学交流的平台。现已出版九期,在这个刊物上发表的数百首(篇)诗文被重庆、西安、广州等地的报刊登载。
  1998年,学校需要开设普通话课程,陈洪涛受学校委派到北京国家普通话测试中心培训并取得了普通话测试员资格。从取得普通话测试员资格起到2010年,他一直从事普通话的培训和测试工作。他不仅在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教授普通话课,还为毕节市很多单位培训普通话人才。2000年后,他根据毕节市教育局普通话测试中心安排,参与对普通话新测试员的培训。10年间,陈洪涛和另外几位视导员一起培训出了近200名普通话测试员。2009年,他被评为“贵州省优秀普通话测试员”和“贵州省优秀普通话视导员”。
  时光荏苒,转眼32年过去。静静地聆听这位老教师的述说,他的语调是那么的温和、讲述是那么的平淡,好似这些往事不值一提。提到要采访他的同事和学生,他只是轻语一提,别人就情不自禁地打开话匣子。提出能不能采访他以前的学生,问问他们眼中的陈老师,只是随意地发一条信息,简单地打一个电话,收到的却不是轻描淡写的几句空话,而是满怀感谢的句句真心话。这些应该是他所说的那句话发生了反应——“从那一刻起,我发誓要做一名对学生好的好教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