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聚焦试验区 >> 我与毕节试验区
我与毕节试验区
作者:文|杨晓航  发布日期:2019/11/5 阅读次数:
中国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罗仕华 摄)]
  我与毕节试验区的联系,最早源于一个课题“科学与和谐——毕节试验区的理论与实践”。大概是2011年,时间记不太清了,但事情是清楚的。这是由当时的省社科院副院长,后来的省委讲师团团长谢一主持的课题。我参与了此课题,完成课题后,我也认识了毕节。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是我国第一个以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农村综合改革试验区,于1988年开始建设。毕节山高坡陡、河谷深切、地形破碎、土地贫瘠,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岩溶山区。试验区从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三个方面入手,破解世界“经济贫困、生态恶化、人口膨胀”三大难题,从而走出了一条科学的、可持续的发展道路。课题主要是记录试验区建设发展过程,分析试验区发展环境,找到存在的难题,提出可行的政策建议,为政府决策作参谋。
  说到与毕节试验区的联系,怎么也绕不开《毕节试验区》。2010年,省委宣传部组织全省“四个一批”人才到上海参观学习,我和毕节试验区杂志社主编李霓住一个房间,之后我们成了朋友。一次,李霓送给我一本《毕节试验区》,一份与毕节试验区同名的杂志,我想只是对试验区的改革做做宣传,没什么看点。我随便翻了翻,不料却被深深吸引,杂志的品质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从封面设计、栏目设置再到思想内容,我看到了一本既有宣传功能,又有一定理论深度,全方位展示毕节试验区政策、实践和成就的刊物。报道的内容全面、深入,还与时俱进,组织开展一些富有时代气息的征文活动,如已连续多年开展的“书香三八”女职工读书活动等,是满满的正能量。作为宣传毕节试验区的一个重要窗口和平台,《毕节试验区》刊物质量很高。之后我承担的省政府研究课题的结题报告等几篇文章也陆续在《毕节试验区》刊发。
  从《毕节试验区》我了解了毕节日新月异的发展成就,欣赏到了毕节瑰丽的自然风光、感受到干部群众良好的精神风貌。通过《毕节试验区》我知道了中国最美旅游洞穴织金洞、国家5A级景区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和独具魅力的阿西里西大草原,我还在2018年的中秋前夕来到了阿西里西大草原,感受了草原的雄劲和韭菜花的秀美。我应邀到百里杜鹃管理区参加过一个会议,置身花海,我真的很震撼——这是大自然怎样的馈赠;小居一日,花海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
  在《毕节试验区》的牵引下,毕节的魅力处处呈现。今年,我很欣喜地读到了李霓主编、贵州出版集团和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毕节试验区杂志社采访报道集《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书名让我想起著名诗人艾青及他的诗歌《我爱这土地》。与诗人一样,书中透露出一种博大的情怀、深厚的情意。这本书记录和展示了各民主党派对毕节的大力支持,看到了一颗颗跳动的爱心,听到了一首首壮丽的凯歌,读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书中有流淌的真情,有难忘的记忆、有精彩的人生、反映出作者的勤奋和对家乡的深情。说实话,我很佩服李霓和《毕节试验区》采编团队的才华与坚韧。
  最后,写一首小诗祝福毕节试验区阔步前进,祝愿《毕节试验区》越办越好。
  开发扶贫创引导,生态建设立意高。
  聚焦发展可持续,乌蒙山区尽沛饶。
  历史传承藏底蕴,红色文化似浮雕。
  深情耕作应倾献,更上层楼最自豪。
  (作者系贵州省社科院三级研究员)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