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清朝黔西女诗人涂元仪及其《澹静楼集》
清朝黔西女诗人涂元仪及其《澹静楼集》
作者:文|毕节试验区 程 红  发布日期:2019/11/18 阅读次数:
  涂元仪,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生于江南江宁府上元县(今南京市江宁区),卒于同治三年(1864),享年81岁,著有《澹静楼集》,是清代黔西一位很有才华的女诗人。涂元仪自幼濡染家学、博极群书,不仅是家里的顶梁柱,更是一位在诗文上有很高造诣的扫眉才子。
  《大定府志·卷之三十八·内篇二十八·俊民志七·列女传第三》记载:“州民李再浣妻涂氏,成都知府上元涂长发之女。年十七适再浣。翁殁孀姑存,涂氏鬻奁具偿翁时债,得姑欢心。再浣殁,涂氏年二十九,欲以身殉而自服毒药,同室见而夺之,谓以捐躯事小、承家事大,乃止。从此孝敬弥纯,又知诗书。井臼(汲水舂米,泛指操持家务)之暇,或为吟咏,著有《澹静楼集》,前布政林公母征本朝闺秀诗,采其诗。”
  涂元仪是成都知府涂长发之长女,黔西州民李再浣之妻,漳州知府李华国之儿媳,兵部尚书李世杰之孙媳。嘉庆五年(1800),17岁的涂元仪适(旧称女子出嫁)李再浣。嘉庆十七年(1812),李再浣去世,29岁的涂元仪悲痛欲绝,想要服毒自尽,同室夺下毒药,劝说“捐躯事小、承家事大”,从此,涂元仪“孝敬弥纯”。
  涂元仪为涂长发之长女,生于名门,长于官宦之家,知书达理,可谓“名父之女”。涂长发,字松岩,江南江宁(今南京)人,乾隆三十三年(1768)举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任四川江津县知县,乾隆六十年(1795)冬升任眉州知州。在30余年的官宦生涯中,涂长发谨恪勤劳,慈惠廉明,多所兴举,修眉州城墙,纂修《眉州州志》,培修学校。他经常去书院上课,口讲指画,一时孝廉拔萃,多出其门,发现有可造就的人才,便拿出个人积蓄资助。
  涂元仪嫁给李再浣为妻,可谓郎才女貌、门当户对。李再浣的爷爷李世杰为兵部尚书,父亲李华国为漳州知府。《大定府志·卷之三十五·内篇二十五·俊民志四·耆旧传第二之二》载有李华国传,详细记载其生平。《大定府志·卷之五十六·外篇六·文征六·行述第十六》载有李华封(李世杰之次子)的《荣禄大夫兵部尚书谥恭勤显考云岩府君行述》,除了详细介绍李世杰的生平,还简要介绍李华国的身世:“长(子)华国,乾隆辛卯科(1771)举人,历任广西永康州知州,升百色同知,以府君回避,改广东,借补揭阳县知县,升罗定直隶州知州,保举堪胜知府,奉旨派往台湾办理军务,升福建漳州府知府,卒于官。”李华国的妻子张氏,生有三个儿子,曰再沂、再濂、再汾;生有六个女儿,长女适候选州同知刘嗣富,二女适河南候补经历程秉镛,三女适国学生许绍言,四女适国学生钱中钒,五女适乾隆甲寅科(1794)举人秦绳曾,六女适钱塘人严炳。刘氏生有一个儿子,曰再浣;生有一个女儿,适毕节人邱煌。
  《大定府志·卷之三十八·内篇二十八·俊民志七·列女传第三》记载:“漳州知府李华国妾刘氏,南海人也。年十七入李氏家,生子女各一。俄而台湾民反,华国调理审储,积劳成疾,卒于诏安。刘氏年二十二。欲以身殉,以呱呱待抚而止,泣血扶榇(棺材)回里。数十年冰霜自凛,艰苦备尝,始得子女成立。子曰再浣,候选从九品,娶上元涂氏为室;女适毕节邱煌。久之,再浣又早卒,仅资涂氏奉养,而晚节弥励。(邱)煌官山西道监察御史时陈请旌表。”
  李华国去世时,刘氏才22岁,“数十年冰霜自凛,艰苦备尝”,含辛茹苦地把一儿一女抚养成人。刘氏命运乖蹇,经历了丧夫丧子之痛,仍“晚节弥励”,女婿邱煌任山西道监察御史时陈请旌表为“节妇”。涂元仪的命运与婆婆何其相似。李再浣去世后,涂元仪与婆婆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极为艰难,甚至变卖嫁妆偿还欠下的债务。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涂元仪井井有条地操持家务,闲暇之余还寄情于诗,著有诗集《澹静楼集》。
  《大定府志》记载,“前布政林公母征本朝闺秀诗,采其诗”。林则徐之母陈帙征集清朝闺秀诗时,采录了涂元仪的诗歌,由此可见其诗歌创作的成就和影响。陈帙(1769-1824),字文华,福建侯官(今福州)人,是福建县宿儒陈圣炅时庵的第五个女儿。陈帙幼读书,晓大义,勤女红,淑惠仁德,闾里称颂。
  《澹静楼集》在李氏子孙中代代传诵。姚柬之任大定府知府时,涂元仪的孙子李如春拿着《澹静楼集》求序。姚柬之读后,欣然作序。据姚柬之的《伯山文集》卷六[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内乡王检心刻本],将《题〈澹静楼诗集〉序》点校并笺释如下: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内容广博宏大、详细完备)。而为文独属于坤(代指女性),故诗至《关雎》,歌至《安世房中》(汉乐府《安世房中歌》),美矣,善矣。后有作者,弗可及也已。自斯文沦丧,女子不以道义自闲而奋,其才智于风云月露(指浮靡的诗文)之词,以炫耀于世,于是礼法之士以为女子不必知文,而世之为女子者,遂束《女诫》《女箴》庋(藏)高阁,不知妇人之德为何事,而逞其放避邪侈(指肆意作恶),有元冠缟武(白色帽檐,不齿之服)之徒所不为。呜呼!可谓惩噎废食,以汤止沸矣。曩者(以往)江宁有陈孺人(陈立,字芷君,浙江仁和人)善为诗,诗曰《合箫楼稿》,嫠居(寡居,妇人丧偶独居)三十四年而卒。家惜抱先生(姚鼐,清代文学家,安徽桐城人,室名惜抱轩,世称惜抱先生,著有《陈孺人权厝志》)铭其墓曰:“居庳里,志高矢。藏无有而学富,其身可亡名不毁,吾为命之女君子,然则女子之能,文不愧君子矣。”惜余未读其诗,以为戚然,未尝一日忘诸心。今年春,黔西童子李如春捧其族祖王母涂孺人一卿所著《澹静楼诗》见示,且乞序于余。余读之,如睹《合箫楼稿》,为叹谓今女子作诗者之冠也。孺人上元人,与陈孺人同里,其苦节与陈孺人同,志其集名与陈孺人皆居楼,其诗之佳,亦恐与《合箫楼》颉颃(不相上下,互相抗衡)也。余因取惜抱先生所以题《合箫楼集》者,题《澹静楼集》,匪独以彰孺人之诗,亦使天下为女子之父兄者知女子知文可以为君子,未必不贤于不知文者也。是为序。
  姚柬之(1785-1847),字佑之,一字伯山,号且看山人,安徽桐城人,道光二年(1822)进士,清代文学家,著名书画家姚文燮之六世孙,少时受学于族祖姚鼐。据《大定府志·卷之二十二·内篇十二·惠人志一·职官簿第一上》记载,姚柬之于道光十九年(1839)正月十六日任大定府知府,道光二十四年(1844)卸任。姚柬之将《澹静楼集》与清朝女诗人陈立的《合箫楼稿》相提并论,赞扬“其诗之佳,亦恐与《合箫楼稿》颉颃也”,并称“题《澹静楼集》,匪独以彰孺人之诗,亦使天下为女子之父兄者知女子知文可以为君子,未必不贤于不知文者也”,称赞涂元仪为“今女子作诗者之冠”,评价甚高。
  《澹静楼集》还得到当时社会名流的赞扬,《大定府志·卷之五十九·外篇九·文征九·诗第十九下》载有清镇人戴粟珍[字禾庄,清道光十九年(1837)举人,著有诗集《对床听雨诗屋诗钞》《南归草》]的《题孺人李涂氏〈澹静楼集〉卷后》。其诗共有五节(解),曰:
  妾有姑,妾无夫。无夫,妾不可以独生,誓当地下从郎行。一解。
  妾无夫,妾有姑。有姑,妾不可以先死,依旧堂前奉菽水(指所食唯有豆和水,形容生活清苦)。二解。
  含笑而逝,霍然而醒。受郎冥嘱,代郎事亲。三解。
  妾姑无孙,妾身即子。何以佐餐?妾有十指。何以解忧?妾有图史(图书和史籍,指嗜书好学)。二十余年,姑曾不觉,郎之已死。四解。
  呜呼!尽妾之心即郎心,竭妾之力即郎力,天佑妾衷能骨立。五解。
  遗憾的是,《澹静楼集》在李氏子孙传抄中不慎遗失。如今,世人难见其面目,仅能从《题〈澹静楼诗集〉序》和《题孺人李涂氏〈澹静楼集〉卷后》等文献中感受其思想及艺术魅力。《贵州通志·艺文志十八》[(民国)刘显世、谷正伦修,任可澄、杨恩元纂]记载:“《澹静楼诗钞》,清涂元仪撰,《大定府志》。按:元仪本上元人,适水西李再浣,《列女志》有传。”《中国妇女名人辞典》(袁韶莹、杨瑰珍编)记载,涂元仪,清代诗人,江苏上元人,李再浣之妻,著有《澹静楼诗钞》。《清人室名别称字号索引》(杨廷福、杨同甫编)记载,涂元仪(女),上元人,室名为澹静楼。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